疫情之下,我放弃了第三国中转澳洲的机票

2020年3月27日21:05:24 发表评论

这一年过去了近四分之一,新冠病毒这场全球性的灾难悄悄的改变了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轨迹。

时间线往回拨两个月,在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澳洲政府对中国展开了入境限制令。整个2月,许多人不得已的进行着第三国待14天曲线入境澳洲的计划。

时间线再往回拨一个月,我后知后觉的也办好了斯里兰卡的电子签证,在一番纠结三月初,三月中还是三月下旬再出发之后,在国外疫情还没有蔓延开来前,我买了一张3.29号广州出发经吉隆坡中转飞往斯里兰卡的机票。当时的我,天真的以为四月中旬我就能入境澳洲,开始新的打工度假生活。(如果买了三月初的票,鬼知道我要经历什么第三国十四天还没中转完回来再隔离十四天)

疫情之下,我放弃了第三国中转澳洲的机票

“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谁也没想到国外疫情在这半个月轰隆隆的爆炸开来,且不说欧洲和北美令人扼喉抚背的庞大上升数字,澳洲的病例从几十例到上千例,从封国到各个地区相继Lock down。

除了向我这样过年回家没能如期回去澳洲的Whver,也有因为签证过期不得已滞留土澳的Whver,在朋友圈看到一个网友发的消息“2019.03.28-2020.03.27,我未如期归来” 。我们许多人的计划就这样被改变了,不敢想光明只要安全就好

我还没能做出选择,禁令升级我被动接受了选择。这次国外疫情,我妈比我先做出反应。以前我经常告诉我爸妈别转发老年人微信假文章,都是骗人的,但是这次我妈从抖音里看到的小视频也好,从亲朋好友那里听到的“谣言”也好,不断给我展开洗脑式教育劝说我不要去澳洲了。我当然一百个不愿意听她念经“行啊,你有理有据的给我说说理由”,妈妈没有理由,她只是觉得我待在深圳更好甚至待在她身边最好。

“今天我要认真好好跟你说叨为什么不要去澳洲这件事了!”有一天晚上,我妈坐在我旁边很郑重的要跟我展开对谈“你给我把机票退了必须退了,意大利现在都很严重了”,我试着逗逗她“机票很贵唉,航空公司不给退钱的,你给我退票损失吗?”谁承想我妈毫不犹豫的说道“退,多少钱我都给你退!”

当晚,我并没有退了这张入第三国中转澳洲的机票,而是认真想了想我这次去澳洲想干什么。第一年的Working Holiday生活对我来说绝对不是完美的,我去了不同地方打工也去了全澳大部分知名地方,写了一些关于澳洲的文章拍了几个Vlog,但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完成。第二年我最想去的是雪山待两三个月边工作边滑雪,再去悉尼认真学咖啡,还想趁着在澳洲多记录一点澳洲的视频文章素材,彼时澳洲的雪山也在招聘季,在国内网速登不进P山的官网我很着急。

当我把我想要的这一切想清楚之后,我也动摇了去不去澳洲的心情。滑雪可以以后换个地方滑,咖啡也可以换个地方学,但有些关心我不可以失去。没过两天,马来西亚宣布禁止外国人入境,澳洲跟着封国,原本0案例的斯里兰卡飙到99例,就连某哪儿网也打来电话“您购买的xxx次航班已取消”。

疫情之下,我放弃了第三国中转澳洲的机票

(此图来源网络)

随着国外疫情的加重,我看到许多打工度假群里的人在讨论回国计划,莫里森又出台了什么政策,澳洲各州最新疫情,我看到这背后大家的深深担忧,继续待在土澳汇率暴跌寒冬来临工时减少没有保险以及越来越多的确诊案例和被抢购一空的超市,还是选择及时归国归家舍弃签证昂贵机票中转波折路途感染风险高,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带着些许无奈。我和朋友聊天说道“这届Whver太惨了”,小惨如我们,至少还感受了一年土澳的风情,辛苦过体验过还存了一点小钱,大惨如拿到签证即将过了一年入境期限,以及辞职在家待抢下一批名额的准Whver。

新闻上说澳洲的入境限制可能是六个月,对于第二年签证还有8个月的我相当于在说“你的pass卡已被收回” ,也仿佛在对我说你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我没有开心或是难过,或许这几年再也不会回澳洲,过去一年的经历都印在我身上,也时刻有回归原来工作生活痕迹的准备。我还好,你呢?

转载自公众号(流浪捡破烂),原文链接:疫情之下,我放弃了第三国中转澳洲的机票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20年3月27日21:05:24,由 admin 发表,共 1590 字。
  • 转载请注明:疫情之下,我放弃了第三国中转澳洲的机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