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2019年10月21日21:36:49 发表评论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迎着朝阳喝一杯乌鲁鲁

曾经我也是想去“世界中心呼唤爱”的。

但看到每个人都去呼唤爱,就不那么想去了。

这么说有点傲娇,事情真相是:我完全忘了这件事。

我给自己的旅行拟好了一个标题,预设了一个模板,准备了一种心情,却被眼前所见深深吸引,把那些抛之脑后。

我常说,乌鲁鲁是我在澳洲的终点,是TO DO LIST上打了星标的一项。

想象里,会激动、兴奋、感动到甚至落泪,就像交响曲的终章震撼人心。

现实却有点不同。

我遇到了很多不那么美好的意外,遇到了更多美好的意外。

意外与旅行相伴

从西澳的最后一站Broome离开,往东驶向内陆。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Broome是当之无愧的神仙地方

之前就有问题的调终于彻底罢工,在接近40℃的地表温度下,被太阳炙烤着。然而这只是开始。

连续经过几个加油站,汽油都售空了,最快的补给也要在3,4天之后。距离下一个小镇Kununurra还有100多公里,而油箱里的油根本撑不到。所幸的是,一同旅行的有两辆车。考虑再三,我们决定先上路,尽量往前走一段距离,另一辆车开到下一个小镇买汽油过来。感谢同伴的帮忙,我们在路边的树林经过漫长却不着急的等待,从此也备了一桶汽油。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在这么美的地方休息好像也没什么委屈的

过了西澳和北领地的边界,为了尽量在天黑前到达下一个营地,我们加快了车速。中途停下休息片刻后,发现车子加不了速。狠踩油门,发动机发出惨叫,却无法提速至40km/h,很艰难才能爬坡到马路上。没有人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能停车在路边休息,期待发动机冷却后好转。夕阳彻底沉了下去,四周安静而黑暗,很久都不见一辆车经过。新月爬了上来,银河洒在夜空。还真是讽刺啊,在最惨的情况下看到了最灿烂的银河。等待后情况并没有好转,我们拖着不超过50km/h的速度,开了2个小时到达下一个小镇的唯一修车店,筋疲力尽。可怜巴巴地停在修车店门口,在车里过了一夜。好在第二天修车店比预期还要早开门,没有花很多时间检测,给变速箱加了油后又可以重新上路。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从西澳到北领地的路太艰难

接下来一天,毫无预兆地,冷却剂的警示灯亮了。加了冷却剂继续上路,不多久又见底,却没有人能检查出哪里出了问题。能做的只有备好冷却剂和水,定时检查和补充。直到旅程结束依然如此。

出发前设想了各种可怕的情况,包括车子问题无法继续上路。虽然遇到一连串的糟心事,都化险为夷。

交叉的文化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原来大家都是搬好小板凳喝着酒看夕阳下石头颜色的变化

要不要爬乌鲁鲁一直是一件有争议的事。虽然是冲着“永久禁止攀爬”之前(2019年10月26日)过来,但我对攀爬并没有执念,结果是完成了绕着巨石的10km徒步。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10KM也不是很难嘛

官方手册、网站都建议游客不要爬,说法有很多:对当地土著(阿南格族)人来说,乌鲁鲁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攀爬有特殊的含义,对他们的文化是一种冒犯;除开文化原因,更重要的是安全问题,因为经常有人在攀爬过程中发生意外甚至死亡,土著人们欢迎大家来参观,但不希望有人在“自己家”发生意外。尊重有别于自己的文化是理所当然,但我也听到了另一种声音:在Broome的时候参观了一个很美的画廊(Black Stump Gallery,强烈推荐),这个画廊由一对夫妻经营,妻子是一位艺术家,有很多以土著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有幸和在店里的丈夫聊天,聊到了即将要去的乌鲁鲁,他说他很遗憾乌鲁鲁从此以后不能再爬了。那是他从小的回忆,它已经不只是土著的独有,也成了他的血液和文化的一部分

在澳洲,你对Aboriginal Art不会陌生,或多或少肯定也感觉过Aboriginal People和Whitefellas的隔阂。比如被告知不要和他们有眼神接触;几乎每个美术馆都会有Aboriginal Art;5月26日是National Sorry Day,纪念曾经对原著民的迫害;在旅行中遇到的新西兰人说,和毛利人不同,澳洲的原著民和社会是有很大隔阂的;在Broome的集市上看到原著民现场画画,热情地跟我们讲述画里不同颜色和形状的意思,讲述他们的世界;有天傍晚,我独自在小镇闲逛,马路对面十多个似乎喝醉了盯着我的原著民,为和他们拉开距离,我循着音乐声匆匆赶路,看到土著小孩和游客在一起演奏音乐。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但10个醉汉向着你走来还一直跟在后面还是很害怕

线索一条一条交叉在一起,还无法找到语言来归纳,我希望能记下,等待以后可以梳理。时常觉得,那仿佛是另一种“文明”而不只是“文化”。去理解和尊重,积极地面对不可避免的冲突,是需要学习探索的。对一个群体如此,对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自然和艺术

还没来澳洲前,我对澳洲的印象来自《荆棘鸟》。

在梅吉一家从新西兰搬来澳洲的时候,书里这样写到:“一切都是灰蒙蒙、黯苍苍的,甚至连树也是这样!强烈的阳光已经使冬小麦变成了一片银褐色,越陌连阡的麦田迎风起伏,唯有那一片片稀疏而修长的蓝叶树木和令人生厌的灰蒙蒙的灌木丛隔断了这一望无际的景色。”“这是一片可怖的、毫无遮挡而又广漠无垠的土地,没有一丝毫的绿色。”“看来除了地狱以外,在冬季再没有比这儿更热的地方了。

在去“世界中心”的途中,我觉得再没有比这个更贴切的描述了。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这是一片可怖的、毫无遮挡而又广漠无垠的土地”澳洲的内陆有我见过最荒凉的景色:红土地上稀疏低矮的灌木丛。有时候只看到与天相接的平原,有时候会有一片枯黄的树林,有时候,路边大片烧焦的黑土还冒着烟,龙卷风不时卷起灰烬,在平原上扫荡。

在荒漠中沿着唯一的一条路行驶,我开始想,这不是人类的世界。人类世界里有水泥柏油砖块或是整齐的草坪,但这些地方与人无关。我们不过是在白天借道经过,说声“打扰了”;到了晚上,遵守着古老的禁令,不会踏足。在夜晚开车的时候,道路旁边的树仿佛是故意装作静止的生物,等待灯光一过,就骚动起来。

这本来就不算是人类的世界。对于自己无法解释的事,我们自然会产生敬畏之心。当我站在乌鲁鲁底部,抬起头,还是看不到垂直岩壁的顶端,不由得开始崇拜。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是巨人的围墙还是绝境长城啊

如果说有东西超出种族、文化,除了自然风景,大概是艺术了(当然,爱也是)。

如果没来澳洲,我大概不会接触到Aboriginal Art,如果没到澳洲内陆,大概不会看到这么美Aboriginal Art。在Broome的时候,被这里多文化的环境深深吸引,它比澳洲其他地方都更生动、热情、带着浪漫和幻想、生命和可能性。在Alice Springs的Araluen Cultural Precinct看到的作品让我彻底震惊了。我们从小就熟悉欧洲经典的艺术形式,看过一些不明所以的现代艺术,甚至对Aboriginal Art的圈圈点点也不陌生,但没有一种像这里的作品,仅仅是看起来信手捏来的色彩和图形的搭配,就能让人流连。有些作品讲述的是他们的传说,某些故事让人想起中国的牛郎织女;还有些作品是对现代西方文明的调侃,真是太可爱了。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这个美术馆可以逛3天

和你一起探索这个星球,直到生命尽头

Road Trip途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走在路上的大部分并非“看看这个世界”的文艺青年,反而是老年夫妻。他们开着让我们眼红的豪华房车,不紧不慢,休息的时候,在车前支起桌椅,喝一杯咖啡;晚上住营地的时候,在厨房煎牛排配红酒。他们会像小孩子一样跟你兴奋地讲述沿途看到的各种野生动物,对每个城市值得探索的地方如数家珍,推荐你去偏远的澳洲TOP5披萨店,讲他们的旅行故事,揶揄对方。

是人人都羡慕的老年生活,是最理想的人生伴侣。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老闺蜜也要一起去旅行呀

有对couple说,他们有一个bucket list,完成一项就勾去一项,其中有一项是去南非看动物;有对couple把房车从新西兰运过来,计划花一年时间探索澳洲的内陆,在旅行软件上更新动态,介绍值得玩的地方;

有对couple拿着iPad,一一介绍非常值得去玩的、但并不那么出名的国家公园的名字,轻松地说“你要做好总是会留遗憾”的心理准备……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穿上和三角梅一样色号的衬衫

他们买厚厚的旅行手册,看地图和Google Map,灵活地用App,不断发现有趣的东西,不断探索世界。

世界很大,时间很宽,生命很长。

没有什么来不及的事,没有30岁之前必须知道的道理,一生必须要去的地方。

探索世界的人生,可以持续到90岁啊。而你,是我做这件事的最佳伴侣。

(所以,哪怕现在在格子间写文案,也没关系啊,请别忘了对世界的热情。)

你不知道的事

有些地方、有些心情,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亲自体验,也许一直都不会知道。

不会知道乌鲁鲁还有狰狞的面孔,它的另一边,写了一个关于蓝色舌头的蜥蜴人的故事;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Kata Tjuta的夕阳

不会知道在成片烧焦的还冒着烟的树和土地之间行驶,大火正在吞噬枯草,想到的词会是“地狱”;

不会知道龙卷风会平地而起,卷起黄色的红色的沙土,霸道地扫过马路,然后渐渐消散;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不会知道荒漠里到处是干枯的河床,河边的树仍然茂盛,站在河床向上望去,有多失落;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面包树让人想起非洲不会知道黎明前,银河的尽头与地平线相连,地面的五彩灯光呼应着,有多壮美;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The Field of Light

不会知道温泉可能不是冷的也不是烫的,有清澈的泉水,完美的温度;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在Katherine和Mataranka的温泉游泳和泡澡

不会知道营地的帐篷外,两只灰色的野兔嗅来嗅去,像极了童话;

不会知道营地旁的河边,浅水潭里趴着鳄鱼,树上挂满了蝙蝠,像极了恐怖故事;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不会知道满月下,袋鼠从升起雾气的树林里跳过,虫鸟在头顶的枝头说话,野外的夜晚其实很喧闹;

不会知道路边有很多野兔、袋鼠、牛的尸体,秃鹰和乌鸦在抢食的场景多么常见;

不会知道有些地方自然环境的残酷,会让人充满幽默又真诚地在路牌写 “please arrive alive”;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不会知道在空旷的平原上,地平线和天空离得很近,并且在不断压缩,除了辽阔,也许还会感到压抑的窒息;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匆匆来过Kata Tjuta不会知道澳洲的内陆曾经是大海,现在怎么看都是荒漠的地方,曾生活了很多神奇的海洋生物;

……

记录和讲述

自从有了纸笔,我们可以记录下很多信息;有了书,可以知道很多东西;但也有些东西靠这些来传递还不够。

澳洲很多博物馆、美术馆、景点解说的工作人员是志愿者,他们对这件事充满了热情,我常常被感染到,哪怕并不能听懂全部内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重新变得喜欢“听故事”,重新体会到了讲述的魅力,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小孩子总要听床边故事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Alice Springs Anzac Hills的落日一直以来都太依赖纸和文字,书和网络,忘记了讲故事也是文化传递的古老形式,在传递过程中,人才是最重要的媒介。

我突然也明白了记录的力量。

旅行的过程中,我每天都在写日记,一开始只是记录经过了哪些地方,后来,写下看到了些什么,再后来,写下感想。回过头来发现,原来我看到了很多不希望忘记的东西,想到了很多无聊和有趣的事。现在,我把这些写下来,仿佛在讲述一样,不管有怎样的价值,都活了起来。

去旅行吧

在乌鲁鲁参加了Mala Walk,徒步的导游讲到一个很美的比喻,土著人们没有可以记录信息的纸笔,所以他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旅行,访问当地的人,获取和传递信息,就像是翻开一页书。

我不是旅行狂热者。

我不那么喜欢“说走就走”的旅行,或是“没有计划”的旅行,不觉得人生一定要去哪个地方。

更多的时候,我宁愿宅着晒太阳喝咖啡看书。

正因为如此,我更加感谢每一次的出走。

内心仿佛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出去看看吧。

而我从未失望过

Road Trip中,我看了两本书。其中一本是《愤怒的葡萄》,讲述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沙尘肆虐的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家人变卖家产,换来一辆破旧的汽车,前往加利福尼亚州的艰难经历。还有什么和现在的遭遇很像呢?看着车窗外的干旱风沙,就看到了俄克拉荷马州的玉米地;拖着重重行李喘气的车,也好像和他们一样破;而旅途尽头的工作,居然可能也是摘水果!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无法互相替代呢。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以后我们买这一辆”

不知是不是距离产生的错觉,我对自己的国家变得更感兴趣了。想好好重新认识它,那里肯定有我从未发现过的东西,因为触手可及而没有重视的东西,那里的山川河流、水墨画、歌曲、舞蹈,自以为很熟悉,而没有问过“是什么”和“为什么”。

接近30天从西澳的珀斯,到北领地的乌鲁鲁,再到南澳阿德莱德,我曾以为会很艰难,却在不知不觉中把它当做了日常生活。经过寒冷的夜晚,经过炽热的白天,经过深蓝大海,经过荒芜荒漠,严重晒伤了脸,学会了迅速搭帐篷,习惯了在清晨的鸟叫声中起床,习惯了扶着方向盘飞驰。

在“世界中心”,感谢相遇这些与爱无关的事。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每天都看几个小时直到爱上的景色

原文链接:【一米八少女】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19年10月21日21:36:49,由 admin 发表,共 5068 字。
  • 转载请注明:澳洲北领地 | 在世界中心,与爱无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