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2020年12月9日16:05:22 发表评论

一眨眼,来到悉尼已经7个月了。一直以来,我没有正式提及悉尼的第一联想地标“大贝壳”悉尼歌剧院,因为现在的“悉尼歌剧院”,是这样的↓↓↓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暂停营业”是当下世界知名展览馆、艺术馆的常态。好在线下沉寂的它们仍然在线上营业,分享着艺术的美好。尽管会为展馆和艺术从业者的营收状况担忧,但线上分享的方式对我们这些普通爱好者来说确是大有益处的。无法出门享受艺术熏陶的日子里,一起去悉尼歌剧院的官网看一场线上演出吧。附上链接https://www.sydneyoperahouse.com/

作为20世纪最具特色的建筑之一,悉尼歌剧院在2007年6月28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这座1959年开始建设,1973年才正式落成的建筑,其设计理念超越了所处年代,可以说是最成功的国家VI范例之一,以至于绝大多数旅游者都会将打卡悉尼歌剧院列为游览澳大利亚的首选之一。

一直很想参加悉尼歌剧院的后台导览活动,用讲解员的专业视角帮我get更多关于这座世纪建筑的知识,当然这个愿望目前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实现了。既然如此,现阶段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掐指一算,悉尼歌剧院建设时间线竟跨越了14年,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并驱使我阅读了一点点关于它的资料。果然每一座世界级著名建筑的背后都有个极富戏剧性的故事。

从1940年代悉尼音乐学院院长积极游说政府建造大型演出场馆终获支持,到1955年设计竞选期间,在淘汰作品中选中不知名设计师的草图,到1959年正式建设开始不久时任新南威尔士州州长任期病故,埋下日后建设困难时期缺乏政府支持的伏笔,到1966年建设期间设计师辞职,并举家搬离澳大利亚从此再未回来,再到后期接管团队为平衡时间与成本对原设计的改动引来日后诟病……

人类社会的故事总是复杂而相似的,而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是因为我们不处于那个当下,不站在任何一方立场,可以用上帝视角做出只符合自己心意的评价。

(感兴趣的小伙伴,悉尼歌剧院官网有部纪录片可供了解

https://www.sydneyoperahouse.com/digital/season/film/jorn-utzon-the-man-and-the-architect.html

我爱看故事,却不喜细看,因为往往只是一方让人心疼,另一方更让人心疼罢了。于我,经得起细看的往往还是风景,比如这远似船帆近似壳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与悉尼相识的时光】原来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大贝壳

“若风向变化,帆船会随之改变航向,若人生艰难,便要学会及时调整……”纪录片的结尾,说了这样一段话。大白话就是“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图片。

小雪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