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澳洲难民的故事

2019年7月31日21:24:15 发表评论

School Holiday的最后三天,我们驱车北上三百公里,在一个叫Tuncurry的海边小镇住了三天,晒太阳,吃生蚝,任时光在指尖温柔拂过。

那里有极鲜美的海鲜,尤其是最正宗最新鲜的岩蚝,当地人说所谓的“Sydney Oyster" 其实都来自这里一片八十二平方公里清澈见底的Wallis Lake,当地最有名的生蚝饭馆就在湖边,吃着生蚝,品着红酒,静静的湖面上鹈鹕像雕塑一般站在浅滩上的枯石,整个世界就像一幅大洋洲版的清明上河图,让你恍然间有种“就在此常驻,净度余生”的幻觉。

一位澳洲难民的故事

然而,起初并非是为了这一口入口就化的生蚝,也不是为了看看这片美的无话可说的小镇,是我的朋友,Peewee相约,带我去看看他的祖父母下船的地方,他们整个家族在澳洲梦开始的地方。

我是一个活在故事中的人,每一天都被我周边人们的故事吸引,感动,鼓励,没有任何犹豫,驱车前往。


Peewee是悉尼大学医学院的四年级学生,一个月前他开始和我一起工作,小伙子清秀内敛,言谈举止中流露着一种难以拒绝的磁场,我要请他到家里吃面,他带我吃最正宗的越南河粉,就这样,我在能做他父亲的年纪和他混成了兄弟。

他非常的努力,半工半读,一周七天,我问他,你这样吃得消吗?他说,“If you want something you have never had, you must be willing to do something you have never done." 他说,有机会带你去见见我的祖父母,我的父母,听听我们的故事,你就会明白。

他说,三十八年前,他的祖父母带着十九岁的父亲登上了一条不知道要开向何方的破木船去寻找生的希望,很多人丧生在茫茫的大海,他们是幸运的,在这片流奶和蜜的地方生根发芽,所以,努力是他们家族不能放弃的信条。

我喜欢被努力的人激励,这让我对每一天的生活都充满期待。我想去见见他的父母,祖父母,我想听他们的故事。


我们到的那天,天气极好,水天一色,万里无云。

Peewee坐在副驾驶上,说,关掉导航,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那是一个废弃的码头,现在是一大片绿地,静静的水面上几个孩子坐在船上发呆,岸边几位当地的老人坐在轮椅上垂钓。

我把车停在路边,Peewee带着我们走向远处大树下坐着的一对老人,他用越南语问候着他们,然后告诉我,他们就是他的祖父母。老人的英语里夹杂着很多挥之不去的乡音,但不影响交流,他说,三十八年前,他们就在这里下船,就在这片土地上露天住了半个月。随后的日子里,他们搬过很多次家,辗转过Wagga Wagga, Carbarramatta, Woy Woy, 直到现在落脚在Pymble,但始终保留着在Tuncurry的房子,每一年都会回来住一阵,在当年下船的地方坐一坐,合个影,也让后辈们不要忘记,这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Peewee的祖屋在Forster,离水边并不远,刚好是午饭时间,老人准备了一桌的越南菜,酸鱼汤,各种米卷,压轴的是我最喜欢的越南生牛肉米粉。老人说,这个粉最讲究的是汤,他昨天晚上配料熬制了十四个小时,少吃点粉,多喝点汤。这个经历了沧桑的老人很健谈,从越南谈到中国,从古代谈到近代,从他经历的世事沧桑谈到他的人生感悟,他说越南的文化其实起源于中国,他也自学过几年中文,是中国古老朴实的哲学支撑着他的一生,他指着堂屋的正中,我赫然看到那里挂着四个中国大字“天道酬勤”。

老人很乐意谈自己的儿子,他们下船的时候他刚刚度过十九岁生日,难民的生活无比艰难,老人告诉儿子,“天道酬勤”。懂事的小伙子开始没日没夜的为整个家庭的生计奔波,打三份工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这一哲学,他读了法律,拿到了律师的执照,干了三年,觉得无比乏味,又去读了个船舶设计,这一次一干就快三十年,现在这个难民的儿子有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据说在这个行当非常的知名。

吃过午饭,Peewee 带我们去了车程二十分钟的湖对岸,靠近入海口的一个码头,他说爷爷奶奶在Forster定居下来后的第二年,爷爷带着爸爸在这里为生蚝农场打工,接待了在海上漂泊了几个月的另一拨难民,船上的一个姑娘最终成为了Peewee的妈妈。

Peewee说妈妈一点不逊色于爸爸,她先在悉尼大学完成自己医生的培训,后来又去英国拿下核医学的学位,现在是悉尼西南一家医院核医学的Director, 而同时也经营着自己的诊断中心,Peewee告诉我,她妈妈非常的努力,每一天四点四十起床,锻炼四十分钟,六点前出发去两家医院看病人,安排一天的工作,在他的记忆里这十五年从未间断,他说,父母从来没有给他和妹妹有过任何的说教,这样的身教让他和妹妹从来不敢偷懒,做任何事情都要拿出最大的努力。

Peewee 说他唯一认识的四个汉字就是“天道酬勤”,但这四个汉字足以影响他的整个人生。

那天晚上,我失眠到半夜,冲着夜空的星星频频眨眼,想我自己过去的四十多年,那些偷过的懒都一个个变成了人生填不满的坑。

我怀念Tuncurry的生蚝,但让我终生铭记的是越南老人堂屋挂着的四个大字“天道酬勤”。

微信公众号:亲历澳洲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19年7月31日21:24:15,由 admin 发表,共 2040 字。
  • 转载请注明:一位澳洲难民的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