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2020年3月30日20:56:15 发表评论

今年的打工度假者们,你们还好吗?下方留言,交流一下各自目前的状况吧。

2020真是糟心的一年,不知不觉这糟糕年份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国内的经济生活秩序慢慢回到正轨,连“震中”武汉都即将迎来春暖花开。

可是对于打工度假者而言,这却只是一个开始。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半年山火,半年疫情,澳币跳水,这致命的“三连击”,让南半球的这块大陆日渐萧条,而作为没有身份、不被重视的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更是首当其冲地被“牺牲”了。

人在澳洲的打工度假者们,自然而然赶上了失业浪潮的头一波,非全职的合同工,失业补助微乎其微甚至完全没有,房租贵且不说,如今能不被 “嫌弃” 地租到房已经是幸运。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人在境外的打工度假者们,则是被各个国家的出入境政策步步紧逼。从 “曲线入澳” 到 “曲线回国”,每天提心吊胆,挣扎在机票酒店隔离费用的海洋里,更别说什么时候下签、签证能不能延期这些讨论不出结果的问题。

澳币持续贬值,一路跳水甚至一度跌破了4。赚着人民币花澳币的留学生们自然开心,甚至有人直接抄底在澳洲买房。可是对于大多数打工度假者而言,当初5.2的汇率踏上澳洲土地,辛苦工作一年,本来正想把攒下的钱换回人民币,此刻简直就是躺着也被 “抢”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在最近一波回国浪潮里,国内的新闻媒体慢慢开始关注留学生群体,即使总有键盘侠骂着 “千里投毒”,主流的声音还是体谅和关怀的。但是,打工度假者这个群体呢?和澳洲、新西兰的留学生们走了一样的线路,承受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压力,却注定不会得到关注。

中国的年轻人里打工度假人数有多少呢?每年澳大利亚5000个名额,新西兰1000个名额,加上第二年、第三年的签证持有者,总共也就不到1万人的规模。如此小体量的群体,本来就是亚文化里的分支,在 “霍乱” 年代里的 “人在囧途” 的故事,更是不值得一提,注定不可能形成什么社会影响力。这些人的经历也好、心情也好,也不可能被大多数人所感知、所接受。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是在上学的时候听说 “打工度假” 的概念,第一感觉应该都是好酷,但真正会走上这条路的人少之又少。在天下太平的日子里,打工度假者们分享南半球的山川湖泊人文轶事,不过博得一个点赞,更多的还是扑面而来的疑问。而在特殊时期,人在囧途的故事,更是安土重迁的人所没法理解的。这是选择非主流小众路线野蛮成长的代价。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2020这一年,很多人都过得不容易,对于打工度假者而言,更加注定了会是黑暗的一年。且不论入境限制何时能解除,即使手里的签证坚挺地熬到了可以入境的那一刻,入境之后也会面临很多前人不曾遇到的问题

很多人把打工度假比喻成打怪升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现在的打工度假关卡难度,已经全面持续升级。旅游业、服务业低迷,集二签、三签的特殊工种就被去掉了一半。社会问题加剧,政策福利必然偏袒澳洲公民和居民。作为没房没车没社保的背包客,本来就在很多社区不被当地人所欢迎,如今这种趋势只会愈演愈烈。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我在火车上听虎嗅一档年终总结的音频节目,三个在北京打拼的年轻人,把这一年归结于一个 “丧” 字。那时候刚从热火朝天的打工度假圣地回来,完全没有共鸣,当时只是想,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怎么了?

如今想起来,却只觉得那一期栏目不是对19年的总结,而完全是对2020年的预测。打工度假是一个门槛、一座桥、一个连接道,它是全世界许许多多年轻人的一种理念一个梦,它却不会是这代人一辈子的生活方式。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今年很丧,所有人都丧,但对怀揣着打工度假梦的年轻人而言更是仿佛把美好的东西揉碎了的丧。但是,就像一个朋友说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山火也好,疫情也好,2个月也好,6个月也罢,总有结束的时候,计划也许不得不跟着时事去改变,但是心志啊,可千万不能被时间给消磨了去。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要说最难的,估计是那些疫情爆发前刚在国内辞了职,正准备开始第一年打工度假行程的。卯足了劲儿做足了准备,却眼睁睁看着手里的签证慢慢到期,不管是眼前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一时都没了。

相比较之下,我们赶着在第一年签证结束的时候回的国,本打算一遍申请二签一边去新西兰打工度假,然后在雪季再去澳洲。虽说至今澳洲二签迟迟不下,新西兰的签证也完全浪费了,搭进去一趟柬埔寨行程,以及白白回国隔离的费用,但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及时止损,如今人在国内,并且没有浪费澳洲签证的时间。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人不过是时代里的一颗沙子。出生在快速发展年代的我们,从前并不知道原来个人会这样被时代所左右,或者明明知道却不曾体会。有人染病离开,有人失去所爱,有人失业,有人破产…… 但同时,也有人奋战在一线,有人没日没夜建医院产口罩,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志愿服务…… 这些是属于这个时代标志性的故事。

而那些属于打工度假者的故事,没有生死别离,也没有舍生取义,平凡地陷到尘埃里去,不过是在时代的边缘勉强占据一席之地。也许这一年注定了是 “诸事不宜”,打工和度假这两个词都是疫情之下遭到重创的领域,更别说是澳大利亚这个地方。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和北半球的季节正好相反,南半球正值秋天,即将入冬,这对抑制疫情而言非常不利。据莫里森所言,澳洲疫情控制预计需要6个月。没人知道这场 “灾难” 具体还要持续多久,也没人知道结束后到底社会经济会成什么样。

不过,即使做不到 “达则兼济天下”,至少做到 “穷则独善其身”。努力工作,认真学习,锻炼身体,关爱家人,还是一样,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并且马上去做

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今年的打工度假者们,你们还好吗?下方留言,交流一下各自目前的状况吧。

转载自公众号(错龄少女),原文链接: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20年3月30日20:56:15,由 admin 发表,共 2211 字。
  • 转载请注明:打工度假的黑暗年代,已经来临了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