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2019年3月3日18:48:16 发表评论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中间为Elizabeth和Grant

至今我也没搞明白,这对情侣到底是怎样的人。

这世上怎么能有人可以完全跳脱社会的价值观,虽然人在江湖,却能保持初心,一心一意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在这个所有人都在追求“更多”的世界上,真心地说一句”我觉得足够啦“其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明明在自己的国家,可以轻易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收入,可以买地建房子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但他们偏偏过着完全相反的流浪生活。

四十几岁的Grant和二十八岁的Elizabeth,是我们在塔斯摘树莓的农场认识的一对“奇葩”情侣。

这段缘分始于两辆单车。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就是它们俩...

早在飞往塔斯之前,我们已在网上申请了塔斯北部一个本地果园的采摘工作。这个叫做burlington berry的果园离最近的小镇cressy大约有五六公里的样子,那个时候没有买车打算的我们本计划每天骑车往返于果园和小镇之间,不但省钱还可以锻炼身体。已经可以想象几个月农场工作结束后因为骑车和采果练出腹肌和人鱼线的鱼鸡,简直是个完美的计划!可惜呀,第一天入职典礼过后我们就不得不放弃这个天真的想法 ...

前一天请住在青旅的小伙伴帮忙安装好了在kmart买的新自行车,第二天我们骑着车子到果园参加入职典礼。且不提一路连续不断的上下坡,塔斯的妖风简直太可怕了。明明下坡路应该尽情享受速度带来的快感,妖风一吹,却硬是让下坡路变成了像在平地骑车。结果谷歌地图显示25分钟的路程我们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还好因为提早出发才没有迟到。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cressy跟果园之间的乡间公路

停好自行车,进到办公室之后我被吓了一跳。眼睛扫过去,这里坐着的几个人都是亚洲面孔,心里顿时有些不自在。之前网上找工作时,我们之所以放弃掉另一个农场的offer就是因为听说那边大部分都是亚洲人,在农场工作生活感觉像生活在自己的国家一样,讲中文,吃中餐,甚至还有职场小圈子。来澳洲working holiday本就是为了体验不同的文化而来的,如果到了万里以外还是同样的文化氛围,这场“冒险”又有什么意思?所以后来我们才选择了burlington berry farm,一个位于塔斯北部偏僻的小镇,本地白人经营的农场,心想这个没有出现在各大打工度假微信群和facebook群组的农场应该可以给我们想要的体验。

就在我还在偷偷观察,小声地跟鱼讨论到底该去该留的时候,一对外国情侣进来了。他们看起来就是资深背包客的模样,身上的衣服非常... 嗯,有历史,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在他们坐下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外国人,我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农场的工作人员Emma讲完入职事项和工作须知以后,还特地点名了刚才进来的那对情侣,说他们已经在burlington工作过两个采摘季,是非常好的员工,采摘速度也很快,希望我们这些新手以后多向他们学习。那时候我才真的放下心来:既然有回头的员工,那证明在这里工作应该不是一个坏的选择。心里也对那两个外国人很是好奇,一般背包客不是应该四处流浪吗,怎会几个采摘季都在这里工作呢?

入职典礼结束了,大家都很快收好东西开车离开。我们收起自己的资料以后在办公室周围转了一圈,也骑上车准备回小镇去。这时候Grant和Elizabeth出现了,就是刚才那对情侣。他们先是调侃了一番我们的“铁骑”,闲聊了一会,发现刚好他们也住在cressy,便提出要捎我们回小镇上。虽然把两辆自行车塞进他们的后车厢费了一番力气,但回程的舒服和快捷让我非常满意。在车上我们又多聊了几句,非常巧合地,他们正好住在我们前一天找到的小木屋住宿那边。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cressy的小木屋lodge

Cressy这个镇子小得可怜,从镇头到镇尾走路只要10分钟,住宿的选择也因此非常少,大部分人都选择住在唯一的青旅酒店里。第一天到达小镇之后我和鱼就地毯式搜索了一遍这个地方,因此发现原来除了青旅以外,这里还有一个小木屋lodge。独栋单间小房子,双人床,有简易的厨房还有自己的卫生间,可价格跟青旅八人间里的两个双人床位也差不多。那时候我俩就决定如果留下来的话一定要搬到这边来,如今听到他们两个居然住在小木屋那边,心里不由得起了惺惺相惜的感觉:这两个在旅途中仍注重生活质量的外国人跟我们应该是同类人吧?也期待着接下来这几个月里我们或许可以成为好朋友。

后来故事的走向虽然跟一开始想象的有所不同,却也顺理成章。

我们并没有一直住在小木屋那边,因为换宿认识了Rosemary一家,我们最后决定搬去跟他们同住。也因为这个决定,我们买了车子。(呃,真正原因是我们实在无法每天骑车去农场... )虽然不住在一个地方,上班时也很少同组工作,我们跟Grant和Elizabeth之间还是慢慢熟悉起来。通常农场的工作开始得早,下午两三点就结束了,我们若不想直接回家便会去他们那边坐坐,喝杯茶聊聊天。就这样,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认识这对情侣。

原来Grant其实是本地塔斯马尼亚人,而来自比利时的Elizabeth才是一个正宗的背包客。这个发现一开始确实让我感到震惊和不解。你说他一个本地人,随便都可以找份不错的工作,为什么要在农场里面做一个采摘工呢?要知道农场里的采摘手要不是背包客就是澳洲附近一些太平洋岛屿来的工人,季节性的工作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而且薪水也不及其他技术工人那么高,通常本地人是不会愿意去做的。

Grant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但从后来的观察里,我得出一个结论 —— 为了随心所欲的“自由”。

他们这几年的生活轨迹大致是这样的:在塔斯的夏天和秋天,也就是水果季来临时,他们会在农场里面工作5到8个月,赚到一笔钱。然后接下来当冬天来临时他们会离开严寒的塔斯,开着车到澳洲的其他城市去度假。Grant还在塔斯马尼亚北部买了一个小小的岛,岛上只有一个小房子和漂亮的沙滩树林。他们每年会带齐装备和物资,在那边生活两三个月,与世隔绝,自由而平静。

而今年采摘季结束之后Elizabeth的妈妈会从比利时过来探望他们,顺便来一次“家庭road trip”环一圈塔斯。接着Grant和Elizabeth准备开车去黄金海岸,在那边享受温暖的气候,晒晒太阳游游泳 ...

每每听他们说起这些的时候,我都两眼放光,这样的生活真美好呀。不需要担忧房子车子,无须挂念升职加薪,只着眼于自己的生活和周遭的事物。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下班后还能晒晒午后阳光

一个多月后我们辞掉了burlington berry的工作,去了Rosemary介绍的一个小樱桃场。其实摘樱桃比在burlington摘树莓要容易多了,而且对于我们这种手速不算快的人来说在樱桃场工作是算时薪的,所以赚的钱反而更多。出于好意我们想把这份工作介绍给Grant和Elizabeth,却被他们拒绝了。实际上樱桃场离cressy也不算远,但他们不想那么换来换去太麻烦,也很享受现在这样一下班开车几分钟就可以到家的悠闲。说起来估计他们每个采摘季都回来burlington工作也是因为“懒”吧? —— 只要能达到他们对生活的期望,其他物质方面的需求可以降低。

离开塔斯之前,我们如约请他们吃了一顿正宗的中国火锅,他们做了一个树莓棉花糖蛋糕回赠,还有两份小礼物 —— Elizabeth亲手画的石头花。她喜欢画画,有空的时候她会挑选合适的石头,在上面作画。我看过他们的收藏,都是形态各异,色彩缤纷的花朵,我想那也是她所相信的生活吧,自由狂热,五彩斑斓。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正宗的中国火锅和地道的塔斯蛋糕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Elizabeth送我们的手绘石头花

也许放弃物质的他们活成了大部分人眼里的”loser“,但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知道快乐生活的价值是什么。在国内的时候我们都习惯于跟身边的人比较,小时候比成绩,比样貌,比家庭;长大了比职位,比薪水,比伴侣。不间断地审视别人和自己之间的差距让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可我们都无法喊停。因为如果你不随着比较去进步,你便成了失败的那个。但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把精神集中在自己身上的快乐。

喜欢开车旅行,即使居无定所但心中有个小小的家,生活也可以在不稳定中找到平衡。喜欢画画,不需要多贵的颜料多好的画室,一块随手可得的小石头和路边的小野花就是她最好的画布和灵感。坚持自我,别人审视的眼光即使投射到自己身上也会慢慢从怀疑转化为钦佩,坚定的人自有自己认定要走的那条路。

后来我们在黄金海岸重聚,彼时我们已经将要环完澳洲,他们也度假完准备回塔斯开始再一年的采摘工作。

也许未来某一天我们会在哪里再相遇,那时我希望自己可以骄傲地跟他们讲:我也找到我想要的生活了呢。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原创: 郭八十

微信公众号:鱼鸡流浪记

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19年3月3日18:48:16,由 admin 发表,共 3440 字。
  • 转载请注明:环澳一年,他是我们遇到最有趣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