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2020年7月12日20:49:57 发表评论

不知不觉就在墨尔本呆了7个月了。本来计划是一个城市呆3个月,奈何疫情爆发,被困在寒冷墨尔本半年。之所以留在墨尔本,除了疫情,还有更大的原因,我们在墨尔本有一份稳定的工厂白工工作。

国内的朋友可能没概念,在新冠疫情笼罩下的澳洲大陆,能拥有一份时薪24.36澳币的工作是多么不容易。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劳动力数据显示,COVID-19危机使大约270万澳大利亚人,或澳洲五分之一的工作人士失业或减少了工作时间。

因为打工度假签证的原因,大多数小伙伴分布在服务业(餐厅、酒店等)。澳洲服务业可以算是全部阵亡,餐馆不能堂食,旅游重镇空无一人,无数打工度假小伙伴不得不失业在家,或者工资被砍得付不起房租。

所以我就在这个墨尔本西区的奶粉厂呆了很久很久...

01、如何获得这份工作的?

搬来西区后,房东告诉奥斯吞附近有个奶粉厂,之前招过背包客,要是想换工作的话可以一试。于是每天需要花2小时通勤的奥斯吞就walk in去投了简历。

命运女神就是这么照顾人。

奶粉工厂本来是不需要添人的。可是就在1月底,公司刚好提出了新开一条生产线,于是去投简历的奥斯吞一头就撞进了这家白人工厂,顺便带上了我们的室友文森特。

4月的时候,文森特跳槽,我就顺势跳进了奶粉厂。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02、工作具体内容是什么?

这公司老板太有才了!虽然他们没有具体解释说奶粉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可我们也大致推断出来了。

公司向奶粉生产商收购卖不出的罐装奶粉,经过我们这条生产线,把奶粉装进25kg的大袋子里,卖给农场的动物喝。

可是,因为最近公司买了一台机器可以替代我们的工作,所以这条线以后也不存在了。等两位非洲朋友8月合同到期后,这条线就会关闭。

03、什么是难民签?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在我看来,在澳洲当个难民,非常爽。

据非洲工友讲:他们一来澳洲,政府就开始分配房子;每个月有固定的生活补贴;找不到工作也没事,政府给钱养着,还会一直介绍工作;工作了除了给接受难民的公司补贴,还会补贴他们油钱...

有时候大家都在平静无波地倒奶粉,突然就听到他们开始欢呼说“政府又发钱啦”“我账户多了几千几千”...还会一脸兴奋地展示给我们看。

特别是疫情期间,大大小小补贴不断,有时候甚至躺在家玩拿补贴比工资还要高。这就是好多澳洲人躺在家不去上班的原因,澳洲补贴真的高!

也相当于,我和奥斯吞每小时的工资有15%是拿去补贴给两位非洲朋友的。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04、胖子、光头和陆战队

胖子,英文名威廉姆,南苏丹人,3岁来澳,接受澳洲教育长大,是我们中英语说得最好的人,已经是citizen。他父母离异,现在25岁还跟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他哥哥最近才从监狱出来,不到一个月又因为吸毒开车,被抓进去了。但胖子说他从来没吸过毒。

胖子就是标准的澳洲人,天性浪漫,崇尚自由,赚多少花多少。且胖子十分幼稚,想法十分简单,不喜欢这份工作又不辞职,每天迟到还去举报提醒他准时上班的人,说那些人对他种族歧视...

每天早上他都要问:“今天我们做多少袋”,每天。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光头,索马里人,拥有两个妻子,一个在肯尼亚一个在索马里。在非洲有大生意,从中国进口商品在非洲卖,月收入5000美金。2018年来澳,目前是PR,为了当澳洲公民所以才来工厂工作。每个月打回家400美金就可以,其他钱存下来继续娶媳妇。来澳洲之前不会说英语,每天跟人说,慢慢就会了。

光头信仰伊斯兰教,他拥有很多教徒的美好品质,工作认真、热爱生活且乐于帮助他人。但他不太注重卫生情况,用手吃饭然后弄得油腻腻地、打喷嚏也不捂住嘴巴...他并不懒惰,周末还会去开uber。

陆战队,埃塞俄比亚人,之前在非洲是陆战队队员,真上过战场开过枪,他说他也不知道杀没杀人。来澳9年。

跟他共事一周之后,他就因为打卡问题被怀疑不诚信,被公司炒掉...非常可惜,因为他是工作最卖力的那个。

05、这份工作怎么样?

总的来说就是,非常无聊,躺着赚钱的超简单工作。

  • 工作无压力。公司从来没给出硬性指标,每天做多少全凭我们的良心。
  • 无人监管。据说我来工作之前是有的...但我开始工作后,完全没有人来我们的隐秘角落监督我们,只有叉车司机偶尔来帮我们运原料运成品。
  • 内容简单。开箱子--开奶粉罐--倒奶粉---装箱。真的好无聊!!!
  • 工资高。时薪24.36刀,一周38小时,两周发一次工资1500+刀,月入一万五人民币。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工作无聊到什么程度,胖子和光头可以讨论从哪条路回家讨论两个小时,我只有戴上耳机,并不想参与无营养讨论。

在此期间,我听书听完了【傲慢与偏见】、【鬼吹灯】全集、【坏小孩】、【心理罪】全四集、【三体】....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06、我们关系如何?

自从知道我是中国人后,几位非洲朋友跟我一起大力赞扬了中非友谊

我告诉他们中国跟资本主义的区别是,中国是帮助其他国家,中国想大家一起变强一起发展,而资本主义(比如美国)就是到处挑起战争发战争财。他们告诉我,是的,非洲人对中国人是非常有好感的,因为他们家乡的桥、路等基建真的是中国制造。

奥斯吞是台湾人,所以他的政治理念是,他有他的国家,我有我的国家。这里,我们不做讨论,我尊重他的想法,但我不认同。

反正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经常给所有人“洗脑”:中国爱好和平,中国希望帮助其他国家,台湾岛是中国的。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威廉姆曾经问我:中国人歧视非洲人吗?

我肯定地回答他:是的。

我给他说,中国有14亿人,有一部分人并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而且我们的教育中并没有明确提出人种平等这个概念,所以在我们的网络世界,存在着大量的种族歧视。

比如,【黑人】两个字就非常政治不正确。在微博上,只要新闻一提到,评论必定是一片狼藉。

我的看法是,就算你不喜欢,你也不能表达出来,这就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不然跟那些骂着“ 中国佬滚回家 ”“ 亚洲佬带着新冠病毒回去 ”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但是最后我跟威廉姆圆回来了。我告诉他说,激进的种族主义者在中国并不是主流,绝大部分人还是对非洲人存在好感的。

后来,听说我和奥斯屯要辞职,胖子和光头还请我们吃了大餐。结果谁能想到他们俩走得比我们还早!一个单纯是因为太懒,一个是因为疫情被政府强制关在家。

和非洲难民签朋友一起在澳洲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每每看到这张照片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在工厂里看惯了身穿荧光安全衣的彼此,忽然看到如此西装革履的大家,都觉得反差太大。

其实在墨尔本还做过一个兼职,跟着大老板去卖花。

是真卖花,提着一桶玫瑰花和小玩偶,穿梭于城市里各个婚礼现场。搞出这个工作的是个中亚的大鼻子老头,因为他熟悉那些婚礼的饭店,所以才能发展出这个事业。

大部分婚礼现场是小型的亲人聚会,突然闯入两个卖花的亚洲脸,互相尴尬.....比较大的场子更好卖,都喝得二麻二麻的,感觉都像家里有石油的有钱人就抽出钱买给身边的女伴。

因为结束时间太晚(凌晨1点)就没有做这个兼职。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