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2019年1月6日20:32:59 发表评论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和鸡鸡在塔斯的『家』,梦见我们的家人。家人们伸出双手,脸上挂着我再熟悉不过的笑容,他们说:『欢迎回家』。

这是一个在我们最失意的时候收留我们的地方。

Tommy把我们送到Cressy以后,我们真心以为终于可以开始赚钱养活自己。来塔斯之前,我们在离Cressy10分钟车程的『Burlington Berry Farm』申请了树莓采摘的工作,当我们兴致满满地参加完农场的入职会,在合同上大笔挥下自己的名字后才听到HR说:『我们的采摘工作大概还要推迟2周时间。』

Excuse me?两周?在不停地缠着HR确认因为天气原因还没有足够的成熟果实可以采摘的情况下,我们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我们住在Cressy的背包客栈,那里同样住着很多还在等待上工的背包客,在这个街头走到街尾只需要10分钟的小镇里,他们每天就呆在旅馆里发呆看剧浪费人生,问起他们接下来的打算,一个台湾女生告诉我们:『没办法,天气不好,只能继续等工了』。难道,我们接下来也要这样度过?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最闲不住的,既然有了第一次的换宿经历,鸡鸡问我『要不我们再找一个换宿吧?』『好!』。我是一个很信缘分的人,我想,在我们到第二个换宿地点之前的这一系列的挫折:等工、交通不便、荒废时间……大概就是为了让我们遇到这个换宿农场——『Glenore Farm』和Rosemary一家。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Glenore Farm <<

在我们发出短信咨询是否缺helper的半个小时里,Rosemary就迅速地答复我们,可以在第二天下午来旅馆接上我们去家里。虽然还没见上面,忍不住就开始喜欢这个雷厉风行的女房东了。

第二天下午,Rosemary准时开着车来到旅馆,车上还有她的二女儿Enya和她的朋友。第一次见面总是有点尴尬,也担心住宿环境和上一次换宿一样不尽人意,一路上大家都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我总忍不住开始想象接下来的生活:我们需要做什么呢?这一家人好不好相处呢?万一我又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可怎么办呢?

就这样一路想着想着,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很快到了Rosemary的家,一个很大的农场,农场前面有一套大房子,那是他们一家人生活的地方,在大房子隔壁有一栋比较小的房子,那就是我们住的地方。虽然小房子其貌不扬,但真的是应有尽有,我和鸡鸡可以拥有各自的Queen Size大床,还有独立的洗浴间和洗衣机,简直就是一套私人的小『别墅』。住宿环境简直令人不能再满意了。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我的床就在客厅,能欣赏农场的夕阳景 <<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鸡鸡可爱的小房间 <<

参观完自己的小房子,Rosemary开始给我们介绍和展示这里的情况。Rosemary和老公Nevile以及三个女儿Olivia,Enya还有Fern住在这里,除了他们,这里还有一条很活泼的狗狗Hunter和一只懒得理我们的喵Millie,Nevile在镇上担任社工类的工作而Rosemay主要承担着老婆和妈妈的角色,她偶尔也会接一些英文教书的工作。但比起这些,她还有一份更为重要的工作,打理这个农场。

农场面积很大,他们把一部分出租给其他人养牛养羊,而他们自己,只在屋后养了一些小鸡小鸭小鹅。这个农场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农场边上一排排整齐的树,Rosemary在这个农场的主要工作,就是种树。除了出于对农场保护的想法,种树最主要的目的是树下能长出一种名贵的食材——松露菌,如果有机会采摘这种名贵的食材,对于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丰厚的补贴。因为现在是春夏之际,又是一年小树们茁壮成长的时候,所以Rosemary急需有人来帮她一起灌溉、除杂枝和喷农药,好让这些树在今年长得更快更好。但老公在城里有固定的工作,女儿们又上班的上班,念书的念书,Rosemary只好在Helpx上希望能找到好帮手。她很幸运,她收获了两个超得力的小助手。

除了种树的工作以外,我们还要承包一些家务活,比如,做饭。Rosemary声称她非常热爱中国菜,但我总觉得这是她不愿意做饭,把做饭这个担子推给我们的一个借口。但好在,我们配备了贤良淑德做的一手好菜的鸡鸡,而且Rosemary家里的亚洲做饭配备应有尽有——电饭锅、炒锅甚至还有耗油、酱油等中式调料,所以挑选我们喜欢的食材,做我们喜欢吃的菜式,得到Rosemary一家的夸奖,成为了我们每一天做饭的动力。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小厨娘鸡鸡每天大施拳脚 <<

到达Rosemary家后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工作——除草。家里的前后院被贤惠的女主人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甚至还有一个栽满了草莓田蓝莓田蔬菜田的小果园。看着花开果满确实很赏心悦目,但,在这个绚烂的外表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辛苦,我在这一天了解得清清楚楚。

除草看着多简单呀,戴上手套,拔掉就可以了,遇到了死赖不走的顽固分子,拿起铲子一怼连根拔起。但值得吐槽的是,杂草真的太多了,所以我们必须一整天都蹲着和这些坚强的小野草们战斗,才过了半个小时,我感觉腰已经不是自己的腰了,蹲下再站起简直酸爽无比,鸡鸡边拔边带着哭腔说『我再也不羡慕别人家的大花园了』。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弯腰驼背一整天 <<

一天的劳作下来,只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房东秉承着犒劳我们的想法,硬拉着我们俩参与他们每周固定的活动——打壁球。每周总有一天,Rosemary会带上她三个女儿去朗塞斯顿的体育馆打壁球,虽然我们俩都表示从来没有参与类似的活动,但热心的Rosemary总想让我们参与体会澳洲最本土的生活,于是两个人只能拖着老腰跟着一起出发。

壁球和网球的打法很类似,只是环境不同罢了。去到壁球馆里,只要投进1块钱的硬币,就可以打10分钟的时间。Rosemary和大女儿Olivia是运动能手,她俩的比拼简直是一场硬战。当Rosemary大汗淋漓地走下场把球拍交给我,让我上场的时候我就懵了:

『我不知道怎么玩。』

『没事,试一试就知道了。』

『可是对手是Olivia呀。我可以和鸡鸡打吗?』

『Olivia可以教你。』

我只能拿着球拍硬着头皮下场了,一边弱弱地让她多多包涵,一边扔起球很帅气地一挥球拍,厉害如我,球完全没有与拍子接触就落地了,接着就听到旁边传来的笑声。虽然我很想放弃,但总感觉放弃更加丢脸。慢慢地,虽然我已经可以发球了,但无论如何都还是接不到球,看着Olivia一旁无奈的样子,我只能感叹自己孺子不可教也。但还好,Olivia很快也下场,换了鸡鸡和Fern上场,这个活动的后半段,基本是我们三个不会打球的人在场内大混战。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鸡鸡与Fern混战中 <<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的工作都很单一,就是除草。结束除草基础工作以后,Rosemary又开始教我们除草高级工作——喷除草剂。喷除草剂当然不是在自家花园进行,而是得为农场的树宝宝服务。所以首先,我们要学会开农场车,才能很帅气地在农场里驰骋……好吧,其实是为了运送除草剂。农场车的原理和开车差不多,发动,换挡,刹车,这让已经4年没有握过方向盘的我紧张不已,鸡鸡倒是比较淡定开得很自如,但只要换上我,就会出现各种尖叫:

『啊,为什么刹不住车!』

『为什么换不了档!』

『好可怕!』

突然就一点也不期待以后会在澳洲开车了呢。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假装开得很娴熟的样纸 <<

学习了除草以后,Rosemary就放心地交给我们每人一个大剪刀,给树先生小姐们边上新长出的枝桠剪掉,才能保证它们又高又快地成长。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给树宝宝剪头发,Hunter在等我跟他玩 <<

以上的这些工作,虽然会累,但也算有趣,给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接下来我要说起的这项工作,绝对是在此次换宿中最难忘最不想再尝试的一项,那就是检查喷灌系统。

我们的任务是,在Rosemary的带领下,把树宝宝周围的灌溉系统接驳好。在一年的停工之后,整套灌溉系统的一些零件,比如管子和喷嘴可能在小动物或者自然力的破坏下已经停工,所以我们要边检查边接好整套系统,让整个系统能运转起来,给这些小树苗们滋润一下干巴巴的身体。虽说比起前面的工作,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很多,但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为了检查喷嘴里是否有躲藏的蜘蛛蜗牛堵住喷口,Rosemary教给我们一个非常贴近自然的方法:

『像这样,拿起喷嘴,放到嘴里,用力吸,如果有脏东西吸进嘴里,就赶紧吐出来,用水漱漱口就可以了,这样里面的脏东西就可以完全清理出来了。』

『什么?!』

我和鸡鸡异口同声。现在已经是科技发达的21世纪了,为什么我们还要用这些古老的方式检查喷嘴?这样不就容易把小蜘蛛小蜗牛小鼻涕虫一起吸进嘴里?有毒怎么办?吞进去怎么办?尽管心里千百个不愿意,但寄人篱下的我们只能照做了,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吸进了什么奇怪的小生物,毕竟每一次感觉有异物,我都会马上吐出来,用水漱口1分钟才缓解了自己紧张的情绪。后来工作完成和鸡鸡分享心得才发现不只是我一个人怂:

『你有吸到蜘蛛和鼻涕虫吗?』

『不知道呀,我不敢看。』

『刚刚有一口好像吸到了点什么,吓得我一口喷了出来。』

『再也不想做这么恶心的工作了!!!』

我们在Rosemary家每天要干5个小时活,一周5天时间,剩下2天可以好好休闲娱乐。虽然我们名义上是来打工的,但Rosemary从来不会把我们当做外人,所有的家庭活动都会让我们参与其中。原本总是战战兢兢像面对上级一样生怕有什么说错做错的我,慢慢地开始融入到了这个大家庭中,Rosemary总是会和我们谈天说地,聊她年轻时候在欧洲在印度打工度假的经历,会教我们很多不同的知识,从她那里学会了很多糕点果酱的做法。

Nevile则是一个幽默的爸爸,自从他收获了一瓶印度拉茶并品尝之后(估计那个味道真的一言难尽),每天都要诱惑我尝上一口,看我无动于衷坚决不被动摇的样子,他又使上绝招,每天都笑眯眯地问我:『你确定不尝一口吗?你尝一口我把Millie送给你。』虽然我真的很爱那只任我摆布的大肥喵,但我也还是有我的底线的。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家人 <<

家人们会邀请我们加入他们的『Movie Night』,带我们去给Rosemary的爸爸庆生,周末会和我们到处去探索塔斯的每一处风景。在这里参与的家庭活动中,最让我难忘的是一次篝火晚会,一个住在城里的孩子最喜欢的活动。

农场里种的树很多,Rosemary总会把剪掉的枝桠收集起来,日积月累慢慢堆得很高。过一段长长的时间,这里会变成一个枯枝堆,Rosemary一家会呼朋唤友来家里聚会,等到夜幕降临,Nevile会点燃树枝,火光顿时点亮整个黑色的夜晚,火苗蹿得老高,一阵暖意席卷而来。这时,Rosemary给了我们一包棉花糖,我以为是零食,打算就这样塞进嘴里,她阻止了我:

『不不不,你应该找一根树枝,把棉花糖串在树枝,然后靠近火堆烘烤一下,会特别美味。』

咦,这不就是我们中国人烧烤最爱的『烤棉花糖』吗?没想到国外也流行这样的吃法。于是我找来一根树枝,迫不及待往火堆里蹦,感觉热浪不仅要把棉花糖烤化了,也要把我融化了。但这也是篝火晚会里最有趣的一个环节,大家纷纷烤起了棉花糖,分享着这一股热气腾腾。

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 看着火堆,想着不烧烤实在太浪费了 <<

愉快的时间咻一下又过去了,在农场发邮件告知我们2天后即可开始上工的时候,我竟然突然不太想去上班了,想继续留在这个温馨的小地方。Rosemary也很是舍不得我们,但我总觉得她是舍不得我们精湛的厨艺。她建议我们,『要不你们继续在我们这里租房子住吧,买辆车,从这里到农场也只需要半小时的时间,我们还可以继续一起生活,我还有很多风景想带你们一起去。』

其实想想,为什么不呢?虽然我们之前已经在Cressy付了一个星期的房子定金,但我们可以先到Cressy度过一个星期的二人世界,再回来和家人相聚。

于是,我们带上一小部分行李,暂别家人,开始迎来了我们在澳洲的『打工』生涯。

钱钱钱,我来啦。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19年1月6日20:32:59,由 admin 发表,共 4712 字。
  • 转载请注明:生活甩了我一巴掌,又给了我一个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