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2018年12月31日00:49:56 发表评论

去了养猪农场以后我才发现,猪真的是一种很可爱的动物。因为不仅能贡献猪肉,还可以被做成火腿、培根、汉堡和香肠。

是的,我们换宿的地方是一个养猪农场,但又不仅仅是一个养猪农场,毕竟在长达2个星期的换宿生活里,我们只和生猛的小猪佩琪们相处了半天的时间,剩下的,都是在和死去的猪猪们战斗。

噢,我的意思不是扬起屠刀,只是做做火腿、培根、汉堡和香肠。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农场的老板叫Guy,He is a guy。这个农场是他和女朋友一手创建起来的,但后来两个人分手了,女朋友离开了,只剩他一个人运营着。他很有商业头脑,在农场里开起了餐厅,还接各种市集、婚宴的单子,雇佣的正式员工只有3个,剩下的都是过来换宿的背包客。所以整个农场,就是一个微型的小世界,来自中国、法国、加拿大、日本、阿根廷、比利时、意大利的背包客汇聚一堂,于是我每天都在上演着“啊鸡鸡TA在说啥我听不懂”的戏码,听力和口语也被迫每天在一点一点地提升。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人很多,而房子只有一栋,自然,不是一般的挤。刚到的时候,住宿环境的恶劣也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每个房间都很拥挤,不是盯着天花板就得贴着地面睡,被单被套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虽说我们不需要在厨房做饭,但洗碗盆里仍然堆满了锅碗瓢盆,冰箱里积压了许多过期食品。处女座鸡鸡很焦虑地问我“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吗?”作为一个老好人,我只能安慰她“我们先过几天再看看情况有没有好转吧。”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第二天是周日,无需工作的我们实在受不了这恶劣的环境,和室友Ania开始卷起袖子大干一场,该丢的丢该洗的洗,一天下来,房子焕然一新,从此以后,脏乱差逐渐离我们而去,小伙伴们也会稍微注意公共区域的卫生,而我们,总算是给自己找到了可以留下来的借口。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除去环境这一项,这里其他方面都让我们颇为满意。因为在这里能接触的工作实在是太有趣了,除了和猪猪们能亲密接触以外,我们还学会了做汉堡和香肠,可以去市集摆摊贩卖,还能去当地的婚礼做后厨,其他工作都可以做很多次,但养猪,这种体验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给小猪打疫苗是我们接触的第一份工作,那天刚好有点雨,地上很泥泞,我们穿上了脏兮兮的工作必备雨靴和雨衣,像小猪们一样被赶出了房子来到猪圈里。比起国内,生活在澳洲的猪猪们确实要幸福很多,这里地大猪稀,几百平米的圈里只有一两只猪悠哉悠哉地躺着,所以走在农场里也不会有臭烘烘的味道。

我们的任务,跟这些猪爸爸猪妈妈没有关系。我们的目标是那些活蹦乱跳的小猪佩琪,法国小情侣Ben和Maureen是这里的正式员工,他们基本上每天都要这些大猪小猪打交道,已经熟能生巧。听他们介绍,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抓住他们并给他们打上疫苗,送到另一处的猪圈去。我本以为,这项任务很简单,每只猪都会乖乖躺在地上等我们逐只拎起,但没想到的是,它们肥嘟嘟的猪脚竟比我跑得快,我们6个人,要努力地和它们斗智斗勇,采用包抄、出其不意围堵等方式才能勉强抓住一只死命挣扎的佩琪。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一个上午过去了,我们才完成了这项艰巨任务。每个人都精疲力尽,满身泥泞,我也在心里默默祈祷,接下来请不要让我再见到活猪了。果然,祈祷是有用的,我再也没有走进猪圈的机会了。

刚好在我们换宿期间,农场迎来了一个大的市集活动和一个婚宴,为了接下来的市集和婚宴顺利举行,我们提醒3天做了很多准备,帮忙做了汉堡、香肠还有婚宴的甜品和食物。负责所有食物制作的厨师Tommy是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小胖纸,虽然他总是喜欢取笑我们吃很多,喜欢用鸡鸡的名字唱一首能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的意大利动画歌曲,喜欢叫错我的名字,但他的厨艺真的很精湛。为了炫耀自己的厨艺,还逼我给他下厨的过程拍成视频上传到fb。事实证明,在后厨工作和厨师打好关系非常重要,这样不仅能偷师,还能吃到很多好吃的“残渣”。比如Tommy就传授我们如何制作布朗尼和Omelet,虽然我在一天后就忘得一干二净。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在市集干活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体验。我们一早出发到达Deloraine市集的摊位处,合力帮忙搭好棚,摆好食材和工具。其实一直到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一起来到的市集的除了我和鸡鸡,还有比利时的Anja,加拿大的Eland、日本女生Hana和阿根廷小哥Guille。我们6个人,都不是专业的员工,全都是打杂的小喽喽,我甚至有点慌,万一把工作搞砸了可怎么办。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但,的确是我想太多了,市集的工作超乎想象的简单。我们的摊子准确来讲是一个美食摊,售卖汉堡、墨西哥卷和香肠碗,所有的肉类都会提前煎好放在保温锅里,而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根据客户的点单将相应的食材组合在一起。这份工作的唯一难度来自于老板会时不时质疑我的肉放多了还是放少了,其余时间都很自由,肉也可以管饱,遇到不那么忙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到处溜达,拿着我们自配的香肠碗,想着今天又吃下了14刀的美食,是的,一碗14刀,澳洲人民真有钱。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市集的工作持续了两天,第三天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婚宴。虽然我们做的是后厨工作,但婚礼的过程中,我们还是经常跑去围观别人家的幸福。不得不说,澳洲小村落的婚宴布置一点都不逊色于大城市的婚礼搭建,花束小灯泡把整个场子点缀得很温馨,还邀请了乐队做音乐伴奏,虽然伙食比起国内的龙虾鲍鱼确实一般,但大家的重点都在于享受这一刻,伴随着音乐,一起跳舞庆祝,让厨房里的我们都有想加入的冲动。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除了有趣的工作,有趣的大家伙聚集一起还创造了很多有趣的集体活动。因为大扫除的关系,客厅再次变得整洁干净,在之后的每一个工作结束的晚上,所有的人都会聚集在客厅一起看电影,Guille总会把客厅里的火炉点起,让房子充满暖意,我会抱着push-push,窝在沙发,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电影夜晚。就这样,我在那个温暖的客厅里,看完了《饥饿游戏》《恋恋笔记本》《忠犬八公的故事》……以后再看到这些电影,总会想起那些人,那只猫,那每一个夜晚。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 法国的小哥哥们都好帅呀 <<

有一天晚上,刚好是Anja的生日,吝啬的老板Guy突然变得大方,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去酒吧喝一杯。知道这个消息的我有点开心,来了澳洲这么久,还没去过酒吧,今晚总算有机会可以嗨一嗨,正当我想象着大家饭后一起去酒吧喝酒跳舞说不定还能有艳遇的时候,Anja拉着我们说“走吧,我们出发了。”此时是下午6点,我一脸疑惑:

“去哪?”

“酒吧呀,喝一杯!”

What?现在是下午也,现在去酒吧?不会太早了吗?我们还没吃晚饭呢!想归想,我还是乖乖地跟着一起出发来到了小镇Penguin,来到了所谓的“酒吧”,那一刻,我傻眼了。

这个“酒吧”,简直就是一个康乐文体中心,明亮的白炽灯光芒充斥着整个酒吧,入门处放着一个桌球台,整个房间里除了一个吧台,一个调酒师,一台挂在墙上的电视机,一些座位,没了,和我的想象大相径庭。但小伙伴们仍然很开心,因为有免费的啤酒可以喝,有人一起聊天欢聚,这是劳累的一天后最美好的时刻了。

不胜酒力的我和鸡鸡只要了一杯啤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点不知所措。这时有一位老人家出现在了鸡鸡面前,估计是两杯下肚以后感觉自己又重返18岁,开始撩起妹来。

“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来自哪里?”

“你长得很好看……”

原谅我的听力只能让我听懂这位老人家浓厚的澳洲发音的一小部分,但大部分时候作为全程旁观者的我一直都处于笑岔了气的状态。是的,我现在完全认可这是一个酒吧,毕竟在这里还上演了一场搭讪的戏码。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我们每个星期都有2天的休息时间,我们会利用这2天的时间到处转转。农场边上有一条徒步路线,我和鸡鸡、Hana还有2条狗会跑去那边度过美好的一天。还有一次,大家伙说起想去塔斯最有名的摇篮山转一圈,于是我、鸡鸡、Tommy、Eland和Hana五个人把休息日都凑在一起,跟Guy借了一辆车,在休息日当天一早出发,Tommy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这才到了山脚下。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摇篮山第一次展现在我眼前的模样,那天天气很好,山脚有个湖泊晶莹剔透,湖对面是连绵的山峦,山顶覆盖着积雪,我和鸡鸡嗷嗷嗷狂叫着跳下车,Tommy吓得捂住耳朵,无法置信地看着我俩。他怎么能体会我们的心情呢,这是我们来澳洲后第一次最正式的徒步之旅的吧。说是很正式,但我和鸡鸡的装束受到了很多人的嘲笑,我穿了运动鞋牛仔裤而她的脚上是一双白布鞋,看着周围的人各种专业的登山鞋登山包登山杖,突然好想嘲笑一下自己。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但无论如何,来都来了,就这样上山吧。

摇篮山有两条徒步路线,我们选择了一条很认真的五星难度徒步路线,陡峭的山路需要倚靠旁边的铁链子攀爬,爬得越高越难爬,因为刚好是积雪融化的季节,一开始我们要跨过很多缓缓而过的流水,到后面,我们的障碍慢慢变成了滑溜溜的积雪,因为正在融化,雪层极其不厚实,很容易就往下踩,没过膝盖,所以很快,鞋子就湿掉了,也很容易滑倒,特别对于我这种小脑不平衡的人来讲,在湿滑陡峭的雪层上攀爬,心里负担很大,感觉很容易一部小心就往山下重重摔去。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于是,在离山顶还有半小时路程的地方,我放弃了登顶,和Hana留在原地。鸡鸡、Tommy还有对户外运动有无限热爱的Eland继续往上。我也没有后悔自己没有再继续往上,毕竟人生和徒步一样,总是需要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要放弃什么样的事情,假如继续往上爬下不来了怎么办呢?受伤了怎么办呢?我从不做得不偿失的选择题。

后来我们一直在山腰等着他们回来,作为一个很少见到雪的南方孩子我也在山腰度过了一段非常开心的时间,过于兴奋的大脑甚至让我做了一个脱鞋站在雪堆里的决定,以至于过往的登山人都用讶异的眼神看着我。

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在农场呆的2个星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从一开始的不情愿逐渐变成了离开前的不舍,但我们的农场工作发了邮件通知我们去入职,为了工作,我们只好和这里说再见。那时候还没有车的两个人很迷茫,我们打算买两辆自行车作为接下来农场工作的交通工具,但是如何把自行车再搬到农场附近的小镇Cressy成了我们最头疼的问题。可爱的Tommy帮我们解决了这个大难题,刚好休假的他借了老板的车不惜牺牲一天休息的时间开车带我们去买自行车,送我们到Cressy。当我们站在Cressy和他分别的时候,我抱着这个巨大的身躯跟他说:

“谢谢你,以后一定还要再见呀。”

“一定。”

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接下来的每一次分别都意味着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大概相识,只是为了分离。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18年12月31日00:49:56,由 admin 发表,共 4132 字。
  • 转载请注明:有趣的换宿生活——在养猪农场做香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