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常见问题

张元久渐渐觉得吃力,桑度也没有好到哪去,眉头皱起,僵持之间张元久的脸上已经流下一行汗水。

汗水全是冷汗,张元久能感觉到桑度的道行高,但没想到桑度的道行要比他自己高上一筹,即便是再坚持也是徒劳。

可对抗不能停下来,即便知道自己不能赢,也要坚持到最后,桑度见到张元久的身体在颤抖,居然很严肃的说道:“你是个倔强的小伙子,收手吧,最多赢你三刀纸。”

“多谢了。”张元久话落下,立马收手,擦了嘴角一把。

嘴角已经有一丝血迹,不过张元久却很高兴,知道为什么蓝昊对桑度和十八家店铺的店长们这么重视,如果有道行这么高的灵人加入到蓝昊的队伍,即便是杜三山或许蓝昊都有一搏的实力了。

“你个小娃娃还是比较有气量的,三刀纸我收了,要不要继续?”桑度拿到张元久送出的三刀纸意犹未尽,但对张元久也有些佩服了,毕竟年龄在那摆着呢,修行任重道远,论时间来说桑度是张元久几十倍不止。

张元久也不服气,董福星都能在桑度这赢了一阵,他在蓝昊的队伍里道行排进前三怎么也不能比董福星差。

“玩我还是要继续玩,不过规矩要我讲了啊,有来有往才行。”

“没问题,说到玩,你肯定不行,玩什么你都是手下败将。”桑度对于玩非常有自信。

张元久做了个鬼脸,从准备的物品里拿出两个游戏机:“我们比打游戏,你出了一道题我输了,现在我这道题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得住?”

桑度一时说不出话,他玩的够狠,几乎从来没输过,但是对游戏机却是一窍不通,想了片刻后说道:“那你得教教我怎么玩。”

张元久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了,但条件还是有的,教人玩游戏怎么能没有学费呢,虽说张元久要桑度那几刀纸也画不出去,可这要的是面子。

桑度虽说不情愿,但还是拿出了五刀纸作为学费给了张元久,张元久心里得意的很,开始教授桑度打游戏,简单的方块游戏。

张元久玩方块游戏也没有多长时间,但要比桑度的技术高多了,桑度很快就玩畅快了,决定开始比赛。

两人不再较量道行,张元久把桑度拉到了自己的节奏上来,一共打了三局,桑度一把没有赢,反而把董福星输掉的钱都赚了回来。

“不玩了,不玩了,你不按套路出牌,这种游戏机我哪里见过,有些欺负人了。”桑度有些恼火,心里有些不服气。

“输了就是输了,你要是不服的话,改天我再找你玩。”

张元久带着赢的钱,哼着小曲回到了蓝家二号,这一次张元久没有掩饰自己是蓝昊的人,进到院里马上把这件事告诉了蓝昊。

“师叔,你看看这是什么?”张元久把几包纸灰扔在了院子的地上。

“你不会是为自己死后打算吧?”蓝昊也顺便开个玩笑。

“师叔你又笑话我了,我可是赢了一阵回来的,我赢了桑度,不赖吧?”

蓝昊看得清清楚楚,也能感觉到桑度与张元久之间的较量,张元久一胜一负,身上还带着伤呢。

蓝昊让每个人都与桑度对抗一下,为的就是磨磨性子,为去望月镇做准备,当场揭短:“赶紧去休息吧,你如果不调息的话,伤会严重的,下一场我会叫张琦再与桑度玩一把。”

“师叔,你稍微给点面子,不给面子也没关系,奖金什么时候发呀?”张元久在向张琦靠拢,成了抓钱的能手,钱到位面子可以丢一丢。

“去调息吧,等张琦与桑度玩一把后可以去他那领十万奖金。”

赢了桑度没什么大不了的,主要是钱到手了,张元久做了个OK的手势之后,一路小跑到了自己的房间调息,与桑度对抗没那么简单,片刻的对抗是修为的对抗,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修为不到位只能忍痛回来调息。

蓝昊对张元久的战绩很满意,桑度的道行在张元久之上,张元久硬抗一局没有占到便宜,改变套路赢了一场,他和董福星情况一样,一胜一负,两人情况都表明桑度不是那么难对付,道行也不是赢的绝对标准。

前面有两场做前奏,蓝昊也就敢派张琦去会会桑度了,张元久请客后,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张琦和怪老头的动作差不多,牙签一直扎在牙上,看样子是肉吃多了。

“你们把张元久坑了一把,不过张元久可胜了桑度一局,不知道你们怎么看。”

如果张元久不胜的话,葛晓牛还有点面子,可现在张元久和董福星都胜了一场,相反他这个道行高深的天师却被桑度折腾的很惨,憋的他脸都紫了。

葛晓牛不说话,董福星只顾着笑,张琦晃晃悠悠的来到蓝昊面前:“我就知道久哥没问题,要是我去的话,说不定直接拿下桑度,成为我的手下,成为第三间店铺的店长,西陲还是有些有钱人的,怎么也得做个珠宝店,搞点档次高的货卖给他们。”

“要不说你最懂我呢,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跟我最早,所以明天早晨你就可以去和桑度过过招了。”蓝昊不想听张琦怎么说,或者说不想让张琦反应过来已经走了,只留下一个背影和几个幸灾乐祸的人看着张琦。

张琦直到蓝昊的背影消失之后才缓缓开口:“福星,你刚刚听到蓝哥说什么了吗?”

董福星不想打击张琦,不过葛晓牛心里有火,怎么也得拉个垫背的,站起来说道:“蓝总可说了,你非常厉害,明天早晨你可以去会会桑度了。”

说完之后葛晓牛心里安慰了很多,垫着脚向着别墅里面走去,董福星和怪老头摇摇头,过来拍拍张琦的肩膀,让他自求多福,追着葛晓牛的影子回去休息。

张琦在后边喊道:“你们可真不够意思,就算我要去你们也得教教我怎么玩呀,都等等行不行......”

张琦在他们身后一路追赶,推不掉的事怎么也得有些准备,他没有经验,出点血是应该的,尤其是面对董福星和葛晓牛这样向他看齐的人。

喜欢探灵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