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网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常见问题

“小师弟,快走!”

紫火熊熊,坍塌的天星大殿中,一道人影护着方玄宗,且战且退。

那人浑身是血,握剑的左手都颤抖起来,但牵着方玄宗的右手却异常的坚定。

长老战死了,师父也陨落了,天星门覆灭了,所有弟子都被杀光了,唯一剩下的,就是天星门大师兄和年仅十岁的小师弟方玄宗。

但此刻,他们也处于死亡的边缘。

后方,数万魔影气焰滔天,追杀而至!

前方,一道残垣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赵摩云,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畜牲,当年你们宗门山穷水尽,被人追杀灭门之时,是谁救了你们,收留了你们,又是谁仗义直言,挺身而出,为你们主持公道?”

大师兄赤红着双眼,狠狠的瞪着对面的那些人。

“嘿嘿嘿,你们天星门还是那么的愚蠢!人不为为己,天诛地灭,只要能够强大自己,背弃信义又算得了什么?”

赵摩云一身黑衣,脸罩金色面具,阵阵冷笑:

“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天星门太过幼稚,诸天万界,千宗万派,哪个不是不择手段,互相杀伐,壮大自己,只有你们还抱残守缺,守着那陈腐的道德观念。大言不惭的宣扬什么仁义德道。”

“神界崩毁,三界沉沦,寰宇之内再无净土,你们还真以为是以前那个太平盛世吗?”

赵摩云阵阵冷笑。

“说到底,这是你们自找的,不对付你们对付谁!”

“混蛋!”

“畜牲!”

听到赵摩云的话,大师兄和方玄宗满心愤恨,激动无比。

为什么世上竟有这样的畜牲,恩将仇报,不但不以为耻,反倒引以为荣!

“不用和他们客气,干掉他们!我们宗门新立,正好拿他们祭刀!”

赵摩云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厉声道。

逃无可逃!

退无可退!

“咻!”

大师兄抬手一剑,在那残垣上劈出一道细小裂缝。

“小师弟,你一定要活下去!你是天星门天赋最强的弟子,还觉醒了最顶尖的光冕!只要你活着,将来就一定能够重振天星门!”

大师兄毅然转身,一人一剑,朝着那无数魔影冲去,只留下一个坚毅的背影:

“师兄先行一步了!”

“不!”

方玄宗眼泪狂涌,他竭力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剩下无尽的空白。

窒息!

绝望!

方玄宗从小在天星门长大,父母不知所踪,在他心中,宗门就是他的家,师父和一众师兄弟们就是他的家人。

然而一夕之间,天星门被灭,师父死了,师兄弟们都死了,就连他最敬重的大师兄也为了保护他而死……

“啊!”

那种失去一切的痛苦让方玄宗悲恸欲绝,仰天狂怒。

他恨,他恨自己弱小,恨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

他狠狠的握紧了拳头,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啊!——”

而与此同时,另一声凄厉的惨叫也陡然在方玄宗耳中响起:

“卧槽!方玄宗,你这个‘疯子’又特么发病了,看老子今天不生吞了你!”

那声音精锐高亢,好似一道惊雷。

方玄宗陡的睁开眼睛,整个人从地上惊醒过来。

四周怪石嶙峋,草木不生,不远处是一条死寂的寒河,一切都显得如此空旷、荒凉。

而在他身旁,站着一头仙鹤。

仙鹤足有一人多高,通体洁白,看起来颇为神俊,但此刻仙鹤全身毛发竖起,头顶一个醒目的大包,双目喷火,怒不可遏。

刚才那句话,显然就是这头仙鹤所说。

“呼。”

见状,方玄宗长舒一口气,并不理会那头能够口吐人言的仙鹤,而是平复噩带来的悸动。

距离天星门覆灭已经过去十年了。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也并不是天星门,而是仙界一处禁地之中。

北渊禁地!

这是仙界十大禁地之一,位于仙界极北,与魔族接壤。

据说禁地中有极为恐怖的存在,所有进入其中的仙人,魔族从来就没有出来过。

甚至当年一位仙王级别的存在不信邪,带领十万仙门弟子闯入其中,想要占据这里,开宗立派,结果当日北渊禁地上空血光冲天,惨嚎声在整个仙界回荡不绝。

十万弟子,包括仙王在内,无人生还!

至此之后,北渊便成为了一处禁地,再也无人敢闯入其中。

当年的事情,方玄宗只记得大师兄为了救他,一人一剑,独挡数万追兵,但后续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北渊禁地,中间发生了什么,方玄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的记忆,从大师兄那个坚毅的背影开始,就开始丢失,中间一片空白,再次出现画面,便是在这里苏醒。

——缺失的部分,足足有三年之久,就好像被人刻意抹去了一样。

方玄宗在这里生活的七年时间,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到燃烧的宗门,梦到惨死的同门,梦到大师兄坚毅的背影……

而每当他做噩梦的时候,身体也会产生应激反应,变得不受控制……也就是俗称的“梦游”。

至于这只正在大呼小叫的仙鹤,则是这个地方的原住民,自方玄宗七年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它了。

第一次看到这头能够口吐人言的仙鹤,方玄宗着实被其神俊的外表以及“高人风范”唬住了,但七年的相处,仙鹤早已经“本性毕露”,知根知底,一人一鹤也慢慢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当然,仙鹤也成为了方玄宗梦游时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时不时就会被梦游的方玄宗打醒,暴跳如雷。

作为报复,仙鹤便也气急败坏的称呼方玄宗为“疯子”。

平复悸动的心神,方玄宗回过神来,目光瞥向仙鹤,冷笑道:

“呵,大白鹅,有本事你就来,现在的你可不是我的对手了,看今天是你吞了我还是我烤了你!”

“唳!本大爷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白鹤明显被激怒,双翅一振,一道数百丈高的巨大青色鹤形虚影冲天而起,如魔如神,刹那间,天摇地动,气流汹涌,整个空间都猛烈震荡起来,似乎承受不住这一翅之力。

“我可不怕你!”

方玄宗目光一凝,也透出强烈战意,他右手五指成拳,好似黑洞一般,将海量仙力吸扯过来,凝聚成一团莹白能量光球,紫电闪烁。

下一刻,一人一鹤猛地的撞击在一起,顿时——山崩地裂!

……

战斗很快平息下来,四周山谷坍塌破碎,地面沟壑交错,黑烟滚滚,满目疮痍。

一人一鹤模样狼狈,气喘吁吁,双双倒在地上。

“呼!呼!你小子……你小子什么时候练成了主人的紫电琉光拳?我怎么不知道?”

白鹤躺的四仰八叉,长喙开合,声音中带着惊异。

“昨天刚练成,今天就拿你练练手,看来这拳法威力确实不错。”

方玄宗胸膛起伏,洒然一笑。

“那是主人的功法,威力能弱吗……”

仙鹤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不再理会这个烦人的小子。

七年来,像这样的战斗早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虽然战斗动静不小,但实际上双方都极有分寸,并未受伤。

在这空寂冷清的山谷之中,这种战斗也算一种难得的消遣了。

休息了一阵,方玄宗很快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来到了一处崖壁前。

和其他的山石嶙峋悬的山壁不同,这处崖壁十分平整,明显是被人用剑气劈出来的,有如一张巨大的宣纸,上面密密麻麻,镌刻了无数古老而强大功法。

方玄宗从小天赋惊人,被天星门当做核心弟子培养,尽管年纪轻轻,但也翻阅了天星门绝大部分的功法,见识不俗。

但方玄宗在方玄宗的感觉中,崖壁上最差的一门功法,都比天星门的顶尖功法要强得多,而且剑术,内功,心法,增长精神力的法门……应有尽有。

这上面的每一门功法丢出去,都足以在诸天万界引起轩然大波,即便以方玄宗的天赋,在这七年时间中,也只学会了其中的三门功法,之前他所使用的紫电琉光拳正是其中之一。

虽然仅仅只练成其中的三门功法,方玄宗便已经感觉受益良多。

以他现在的实力,只怕比他当年的大师兄也不遑多让。

——这还是在他不动用光冕的情况下。

“只可惜,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大白鹅的主人是何方高人。”

方玄宗暗暗感慨。

这块崖壁上的功法,并非浑然天成,而是很久之前,那仙鹤的主人留下的,但先前方玄宗问它主人的身份时,仙鹤却开始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再追问下去,仙鹤便会急得发怒,与他动手,久而久之,方玄宗便也不再问了。

只是在心中默默记了下来,想着将来有机会再去调查。

毕竟仙鹤口中“卧槽”、“特么”等这些稀奇古怪的词语,也让方玄宗感觉十分的新奇。

随后,方玄宗便在崖壁下的老地方盘膝坐下,垂下双目,身体浮现一层碧绿屏障,进入冥想之中——这便是他从崖壁上学习的第二种功法。

在冥想状态下,方玄宗全身放空,身体与大道相合,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让方玄宗的精神力和体力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巅峰状态。

而且,在战斗后冥想,方玄宗能够在脑海中重现先前战斗的场景,以旁观者的视角重新审视先前战斗的每一个战斗细节,彼此的动作,能量的运用情况,甚至背后看不见的角落,双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等,都清晰无比。

每一次冥想过后,方玄宗都会修正自己的不足,战斗技巧和实力都会得到显著提升。

这也是方玄宗经常挑衅仙鹤,并与之战斗的主要原因。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方玄宗和仙鹤不知道战斗了几百、几千次,即便到了现在,方玄宗依然能够在和仙鹤战斗后,从冥想中得到不小的提升。

——他和仙鹤之间,似乎始终存在着一段不大不小的差距。

不知道过了多久,冥想完毕,那层碧绿色的屏障没入方玄宗体内,方玄宗睁开眼睛,光芒迸射,整个人的气息比之前又雄浑了几分。

“臭小子,你终于醒了,今天咱们去干吗?是去西边和黑熊暴君打架,还是去南边找三首龙君的洞府吃饭?”

仙鹤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方玄宗的身旁,看到方玄宗醒来,顿时喋喋不休,白翅舞动,十分喜悦。

在这北渊禁地中,并非只有仙鹤和方玄宗存在,相反,在他们身侧还有好几位“邻居”,也同样是方玄宗挑战的对象。

这几年来,各方从原本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原本寂静冷清的北渊禁地都热闹了许多。

“不了,大白鹅。”

然而方玄宗这次却摇了摇头,他的目光望向了北渊禁地上空滚动的雷云,脑海中回想起大师兄临终前的话语,声音平淡却坚定:

“七年了,我得离开这里,去做我该做的事情了。”

喜欢朝仙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