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2020年3月18日21:11:33 发表评论

做了三年半的媒体人,终于开了自己的公号。30岁,从0出发,带着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会遇到些什么、创造些什么,一切尚未知。在每天变化的疫情动态中,有人惶惶无终日,有人既来则安。在这场危与机并存的较量中,我记录着并保持期待。

01、曲线入澳

没想到做媒体以来最快的10万+竟然是来自我曲线入澳的分享!

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自找麻烦进入澳洲?先说说这个签证吧!

也许是为即将到来的30岁多个选择吧,2019年2月我申请了WHV打工度假签。毕竟来自圈中朋友三两个月存2万刀的故事不是神话。4月顺利下签,激活有效期一年。2020新年到来的第一个工作日,单位通知我正式离职。休息了半个月后,我订了1.16飞悉尼的机票,准备激活签证。然而由于澳洲山火正肆虐以及某些个人原因,我想破脑袋还是手贱地在15号取消了行程!接下来就和大家一样,开启了春节超长待机模式,过着每天看疫情动态、刷就诊人数心惊胆战直到麻木的日子。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好不容易处理完家事,已经是1月底,决心买票漂洋过海了。结果2月1日,突如其来的澳洲travel ban(禁止14天内到过中国的旅客入境)当头一击。我抱着闯关的想法订了当晚1万多的直航机票,行李还没收拾完就收到了闯关小伙伴被机场遣返的消息。航班取消!从这天开始,各种奇葩群陆陆续续就位。首先是第一批绕道第三国待满14天的勇士。但我选择了等待观望,万一travel ban取消了?第三国又真能进入吗?

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后,travel ban继续延长一周。而2月15日后,留学生和WHV陆续入境澳洲的消息被确认。此时疫情在国内有见好的苗头,是该继续等待,还是冒险走前人的路,观望者又分离出大大小小的群。已经一个多月没工作、每天只出不进的我急了。在手头紧张的情况下,我筛选出最终周全的办法,选择了7天后机票最便宜的、可改签的一班广州直飞泰国曼谷的航班——如果travel ban取消,我可由泰国入澳;倘若继续延长,我也可改签待满14天再走。

果然,澳洲还是无视国内留学生开学的需求,2.22起再延一周。到了2月底,禁得人心都凉了。国内飞泰国的机票也悄然涨价。澳洲总理自此光荣升任“泰国旅游大使”。于是我在最后的纠结中还是拖着箱子于凌晨赶到了白云机场,2.22日3点飞往曼谷。在泰国的生活,为安全起见,我几乎每天吃711,酒店待闷了就一个人去寺庙走走。当3月继续延长禁令的消息传来,大家多少已经麻木了,滚动式加入第三国流浪群,准备从泰国、马来、柬埔寨等为数不多的国家中选择曲线回澳行程。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小插曲是,第二周我换了酒店后,体温一度感觉不正常。我立刻去药店买了水银体温计每天自测,而每天的心情也随着测温上下波动37.3,36.9,37.1......以至于在临出发前的两三天,我每天灌三瓶水,整天不开空调,晚上睡觉捂出一身汗。3月正是热季,我每晚强过蒸桑拿。保险起见,我也联系了泰国卫生部寻求建议。由于没有任何症状,我放弃了去医院检测以及买退烧药的想法。

搞笑的是,出发去机场当天,恰逢酒店开始用额温枪排查测温(不知道是不是给当地警局和卫生部打电话时通报了他家酒店名的关系),我要求测了一次,结果才34摄氏度!于是安安稳稳地等待去机场。

然后就有了这篇10万+的曲线回澳入境分享!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02、打工换宿

一路上是真折腾,3.8日晚上10点落地悉尼,拎着两个大箱子赶到联系好的一家airbnb租住。由于没来得及落地办理电话卡,手机没法给房东发消息,房东等到11点就回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凌晨的悉尼街头只得另找酒店。蹭了个wifi在周边订了酒店,却又发现前台早早收工,联系不上。一公里内只有家4星酒店还有房,赶过去入住已经快两点。不料第二天10点退房,超时又给扣了100多。便还是找房东去了。

预计在房东家住上四天,每天25刀,就出发去联系好的一家悉尼本地换宿homestay。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突然要求报上自12月以来的行程。本来聊得爽快,结果我如实告知中国身份及经第三国返澳的行程后,不久她就以最近感冒为由痛快地拒绝了换宿

眼看着换宿没有着落,四天很快就要过去,刚好房东家正在换宿的一个姑娘准备北上去昆州农场。于是我厚脸皮地问了句房东,需不需要新的换宿。房东说没啥活可干了,恰好庭院的落叶还没扫,我机灵地提了一嘴。“那你就扫扫院子,整理下花草吧。”感谢华人房东大哥暂时拯救了要流落街头的我。不过我在到达澳洲之前也联系了大学(西外)的海外校友分部,实在不行可能也只好找悉尼的校友借宿了。也感谢母校校友在疫情紧张之时还能容纳绕道而来的小师妹。

就这么住上了带独卫的大主卧,省下了450刀/周的房租,并且独享了几天整层客厅+厨房的好日子。活儿不多,直到主卧租出去后,房东让我搬到另一间房——运气不错,尚未出租的都是最贵的主卧——继续换宿。房东十几年前留学澳洲后留了下来,几年前靠贷款整了十几间房做留学生租房,每个月得还上十几万块。光租房就把他整得很忙,每天来回奔波,有事找我时就聊会,告诉我澳洲的法治观念等一些有用的东西。一来就碰上这么个靠谱的大哥,心里算是踏实了。哈哈他还说我看起来很有文化——那可不,好歹也是硕士。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站在房东家的庭院看天

第一次清洁是为几个刚经泰国中转来澳的中国留学生,四个人合租了一套三居室。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做清洁工。就当锻炼呗,熟悉下澳洲的家居环境,如何细致地使用各种工具。听着留学生们谈起曲折开学、在泰国中转的经历,虽然有很多共鸣,但我是来做事的,所以只是闷头干活。

房子空间安排得很合理,房客如流水但房子依旧整洁如新,搞起来不算费劲,我给自己的要求是不留一点看得见的污渍。吸尘、清洗橱柜橱具、换洗沙发面子、清理洗手间柜子、拖地等,里里外外折腾了近四个小时。要求虽多,但留学生们都很有礼貌,一口一个麻烦。熟悉了所有流程,后来我边戴耳机听新闻边清洁,也挺轻松的。住下一周,也就搞了两次。不过明天是个大阵势,要把留学生回国后滞留三个多月未居住的大两居室清理腾空。房东说让我住久点,可能要给我发工资了。毕竟在这请人修个水管都要300刀。

03、找工谋生

住房解决了,电话卡、税号、银行卡也陆续在办,马上得找工作了(话说这期间碰到了真实狗血剧情,不晓得一年后能否记录下),奔着二签去目标明确。看到心仪的工作一定要下手快,否则简历刚发过去对方就定了人选。当然没找到工作的时候,吃饭都成问题,也要琢磨其他的路子。好在是英语专业,翻译、培训相关的也折腾起来寻机兼职。又忽然觉得是时候了想讲点故事,便在一个睡不着的深夜筹划起来。来澳洲的很多小伙伴都会开通微信公众号,或文图并茂吸引人、或集结资讯便利人、或抒发感怀打动人,总能坚持个一年半载。然而,我希望做成一个属于自身记忆的角落,所以便有了三个版块,均以个人故事为主,并不贩卖资讯。

工作一时并没有开张,每天去Coles超市购物都是小心翼翼地标价X5换算成人民币。决定每天记账。第一周购物花了40刀,电话卡30刀,保险50刀。虽然来澳之前借下了一大笔债务,每天都生活在还款压力中,但住在悉尼市中心,太阳底下逛逛周边的Victoria Park和Darling Harbour,依然觉得生活是美的。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Victoria Park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Darling Harbour

还得想眼前的吃饭问题,得就近解决。很快发现旁边一个饺子中餐馆正在招工。于是趁着雨天准备出去碰碰运气。小店人不多,我在门外来回绕了两遭,还是鼓起勇气进去问了。老板娘爽快地让我留了电话信息,并拍下铺满了菜式的单子。实在佩服华人的精明,仅容纳两张小桌的店子竟然可以提供100多道餐品,并且把人行道也十分合理地用上了。我的疑虑也打消了,记下这100多道菜名也是个功夫呢,不纯粹是个苦力活。何况就餐的老外多,语言也能用上。13小时/刀虽低,但倘若形势生变只得留在悉尼,也是个小门路。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背面还有

在国内有着体面的工作,学历、语言都不错,出国只能做这些吗?虽然做了准备,了解澳洲招工并无过多学历要求,硕博士去餐馆打工的大有人在,但坦白说心里还是不甘的,说出来也会尴尬的吧。安顿下来后一边发力寻找二签工作,一边也准备运用媒体的老本行,在澳洲发挥余热。

趁着第一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见了几位出发前约好的在澳洲的媒体人,加入一家位于悉尼CBD、白打工还不能拿钱的创业公司,当了穷光蛋合伙人。我是年纪最大的,其他都是二十四五还拿着学签的人。老板是95后,豪言四年后上市,思路清晰,所以继续找二签继续期待。

04、逃生回国?

曲线入澳后我便退了群,但还关注着消息。海那边传出入境泰国需自我隔离、需医生健康证明、泰中止落地签等真假消息;澳洲这边每日疫情飙升,中学爆了、大学爆了、新州确诊翻番,超市货架被清空的速度越来越快,又是继续延长禁令、封伊朗、封韩国、封意大利、入境自我隔离、中止大型聚会,直到传出封城封州的言论。更有华人请愿:独处一岛,最宜封国。悻悻然冒了一把汗:如若晚一周从国内出发, 此刻我便不知身在何处了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Coles货架被清扫一空

当地华人也加入了全世界华人的忧国忧民中来,抱怨本国政府举措不力。而澳洲人吃喝玩乐仍未受明显影响。Darling Harbor的酒吧餐厅热闹如常,每周六晚的烟花照放。昨日路过一个小酒吧,里面纵歌艳舞,丝毫不见收敛。口罩、消毒液等,搜搜华人便利店还能买到,大街上戴口罩的十有八九是华人。以至于我去Coles戴口罩购物时还被一个本地大叔像躲病毒一样神色惊恐、怪声怪叫地躲开。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Happy Hour,来一打Corona

眼看着确诊数哗啦啦破300,学生和房东坐不住了。还在第三国流浪的留学生和部分whv们,有的在战战兢兢中最终选择打道回府。一周前还热闹的第三国曲线回澳群,即刻就被冠以诺亚方舟之名,在尚未抵达的大洋洲彼岸孵化成立逃生回国群。墨尔本、悉尼、珀斯出发,转机国内、转机第三国......各种信息甩卖、组团共享,一群、二群迅速填满,经邀请才可进入,仿佛一道免死金牌。倒卖口罩、消毒液、各种神仙防护用品的人也混进来了,售卖恐慌。

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离我最近的确诊病例从5千米、2千米变为1千米。周日,我那个刚认识几天、过年没回家、熬过了国内疫情的室友,其所在的悉尼大学确诊1例,随即开始为期一学期的停课。她今天召来房东,宣告了本周六回国的计划。大呼庆幸,买上了唯一一趟国内转机的机票回山东,票价1万多。

疫情之下众生相,有匹夫之勇,有激流勇退。于我来说,仍然是危与机并存,等待着30岁的生命去小心探索。虽然开局艰难,但生活就是勇敢者的游戏,做好防护之余,我对未来仍然怀着希望。

好了,第一周的流水就到这。之后的故事仍然是每一两周一期,再会。

转载自公众号(September 1990),原文链接: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20年3月18日21:11:33,由 admin 发表,共 4315 字。
  • 转载请注明:疫情期间,曲线入澳第一周新鲜出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