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四年半教育到底给了十岁的少年些什么?

2019年11月20日21:55:10 发表评论

澳洲的四年半教育到底给了十岁的少年些什么?

尽管我很早就委婉的告诉儿子的班主任,只要他品德端正,不违法违规,学习成绩的事不必强求,我为此甚至愿意给老师写下保证。五年前的三月刚过,我就被通知班主任老师要找我谈话,她告诉我,我儿子近一段时间以来成绩有所下降,而且精神不集中,时不时开小差。我平静的告诉她,我要带他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他生日过完,就不来上课了,谢谢老师的关照。

移民的事情是那年的二月告诉儿子的,还特意叮嘱他不要告诉别人。但你怎么能对十岁的男孩要求太多,他觉得这个消息不告诉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于是两个十岁的男孩决定要珍惜难得的缘分,上学坐公交车两站路的距离哥俩时不时的还打个车,每天放学不是你请我吃个辣烤鸡腿,就是我给你买瓶脉动,有时候还偷偷的去家门口的小马烧烤吃顿烤串。日子像箭一般飞过,儿子离开学校前的倒数第二天,把他攒的所有零花钱带到学校准备给自己的小哥们买个离别礼物,课间的功夫,这笔四百元的巨款不翼而飞。

事后,他得知是同班的一个女生偷走了他的钱,这是他的小学留给他的最后记忆。

四月四日,儿子在上海度过了自己的十岁生日,他最要好的朋友送给儿子一套昂贵的礼物,那个羞涩的小男孩站起身忍着眼泪一字一句的说出那些准备了很久的话让在座的我们无不动容,直到今天,那一幕依然清晰浮现在眼前。

十五天后,我们带着懵懂的儿子踏上了大洋彼岸这一片未知的土地,没有人知道未来如何。

四年半过去了,我们家里又多了一位一岁半的妹妹,当年的那个十岁的男孩已然长成了一米八的少年,下班回家看到他带着妹妹听着音乐跳舞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方方面面的巨大变化,有种莫名的感动,忽然就想写一写澳洲的四年半对他的改变。


他变得礼貌

近一年来,我们能很清楚的看到儿子开始对迎面而来的陌生人投以微笑,开始主动的和别人打招呼,从不会忘记为后面的人扶门,为对面来的人侧身留出安全距离通过,而这一切,显然已经融入到他的生活,来的极其自然,没有丝毫做作。

这些变化还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他很抵触主动的问候别人“how are you doing?" 甚至别人问候了他,他也宁愿选择沉默以对。为此,我还特意去和他的老师深入的沟通过,那个有亚裔血统的老师告诉我,这是亚洲孩子很普遍的一种现象,而且,别忘了他才十岁出头而已,请你相信澳洲的教育,它在潜移默化中会让你的孩子懂得如何和这个世界沟通,你所要做的,就是耐心,还有等待。

他变得自信

我极少看到中国孩子有澳洲同龄人那种骨子里的自信,我儿子完全不例外。这四年半的时间里,我观察,体会,学习,反思,我看了很多资料,请教过很多澳洲父母,老人,我也深刻的反思我们的日常言行,家庭教育在不知不觉中对孩子自信的打压,然后用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去唤醒儿子的自信。尤其在我女儿出生以后,我们尝试着完全按照澳洲的方式陪伴她长大,这一年半的实践,非常清晰的看到一个孩子自信怎样被建立又如何被打压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有机会常去儿子的学校做自愿者,我能清晰地看到同龄澳洲孩子那种未曾被压制的天性释放,能看到印度孩子甚至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孩子绽放的自信,我就时常在想,我们的教育哪里一定出了问题。感谢上帝,让我们在这片土地上遇到了澳洲的教育,整个体系在绞尽脑汁的鼓励着孩子的每一次绽放,它不断地告诉孩子,你不一定要比别人强,但你一定可以做最好的自己。

回过头来看,我罪过的在移民的头一年用尽全力把十岁出头的儿子打击到信心全无,是我们有幸遇到的每一个澳洲人,是他在学校的老师让这个少年在来澳洲的第三年开始变得自信,他不再唯唯诺诺,他开始在各个方面崭露头角,当一个人自信起来,那种眼神散发出的光你会过目难忘。

他很少抱怨,他选择包容

前一段时间,回国看望父母,在上海,西安待了三个礼拜。回程在上海转机,顺道带妹妹去陆家嘴看了看高楼,去滨江大道拍了拍照片,也按计划去正大广场给我们自己买对戒指。偌大的金店只有我们一家顾客,三个妆容精致的姑娘很不耐烦的隔着橱窗给我们介绍相中的戒指,再三请求下才不耐烦的把托盘拿上柜台,我们依然不被允许用手指触碰,更谈不上试戴,我用尽全力的控制自己的不悦,但最终还是用抬高的语音和生硬的语气质问了那三个姑娘,结果一拍两散。幸运的是我们转身到隔壁的金店遇到了几乎完美的服务,满腹的怒气也就得以缓解。

晚饭的时候,我和太太聊起这件事,儿子在边上似乎不经意的说,我们老师给我们讲过几个人生的处事哲理,第一个就是“ think before you speak.(话到嘴边想三想)。我顿时汗颜。儿子说,中午的事情谈不上谁对谁错,但显然有更好的处理方法,我们不能因为她服务不好而动怒,或者恶言相向,因为我们没有人知道她们当时在经历这什么,包容是最好的方法。

这个十四岁的少年给我上了深深的一课,从那天起,我突然就明白,之前的岁月里,无论我曾经怎样对他大发雷霆,他都用同一个办法化解,沉默,然后选择包容,可是我却从未想过,他又是用怎样的方式去抚平自己心灵的创伤?

他开始懂得坚持

儿子曾经和所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样,很少能够长期坚持做同一件事情。

所有的变化在他十四岁生日前后悄然而至。他听说十四岁可以合法的申请工作,于是躲在房间写简历,申请税号,上网搜空缺职位,投简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第一份offer在发出二十多份简历后如约而至,他成为这个单位招收的第一个华人男孩,进而成为用最短培训时间便开始独立工作的学生员工。

每一天晚饭后,我们带妹妹出去散步的时候,都是这个年轻人的锻炼时间,我亲眼目睹了这个瘦消的少年从吊在单杠上使尽全力一动不动,到现在可以很标准的宽把反握单杠拉八个三组引体向上,我看到了他的坚持,但我并不明白是什么让他有了变化,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是老师在课堂上读的一段话,他觉得很有触动:

”Nothing in this world can take the place of persistence, persistence and determination alone are omnipotent."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坚持,决心和坚持无所不能“。

打动十四岁少年的这段话同样激励着人到中年的我。

原文链接:澳洲的四年半教育到底给了十岁的少年些什么?

admin
  • 版权声明:本文网络整理,于2019年11月20日21:55:10,由 admin 发表,共 2505 字。
  • 转载请注明:澳洲的四年半教育到底给了十岁的少年些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